东京好运彩

  • <acronym id="lwlpz"></acronym>
    <dl id="lwlpz"><legend id="lwlpz"><blockquote id="lwlpz"></blockquote></legend></dl>

    <acronym id="lwlpz"></acronym>
    <dd id="lwlpz"></dd>
    1. <var id="lwlpz"></var>
      <meter id="lwlpz"><ol id="lwlpz"></ol></meter>

          1. 精彩小說盡在匣子小說導航網!手機版

            首頁言情 → 夫君,請多指教

            夫君,請多指教

            蕭默鑰 著

            完本免費

              夫君,請多指教,這是網絡作家蕭默鑰傾情之作,此書主要講述了蘇柳和蕭逸牧兩世糾纏不清的故事,前一世,蘇柳愛蕭逸牧愛得癡狂,不僅折磨了蕭逸牧也折磨了自己,最后落得個英年早逝的下場;今生,她想離蕭逸牧遠一點,但是卻拗不過老天爺的一句不可逆天行事,而這一世的蕭逸牧,似乎變得有些不一樣了,既然如此,那就繼續糾纏吧。
              蘇柳二十一歲那年,終于快要死了。
              她死的那一天,院子里跪了一群丫鬟奴才,床前跪著她夫君的一干妾室。
              她親娘更是跌跌撞撞跑過來抓住她的手,一把鼻涕一把淚,喊著我的兒為娘對不起你。
              “女兒啊,娘可是千里迢迢過來看你…你怎能這般不愛惜自己的身子?!?br />   話語里滿滿的關懷,蘇柳聽著就覺厭煩,對不起她?和她的好女兒一同合伙害她的時候,怎么不想想對不起她?千里迢迢來看她?是看看她活的多凄慘吧。
              蘇柳有些厭惡,對她娘的惺惺作態萬分不屑,轉頭問丫鬟:“有什么辦法可以讓我死得快一點?”

            105萬字更新:2018/04/15

            在線閱讀

              夫君,請多指教,這是網絡作家蕭默鑰傾情之作,此書主要講述了蘇柳和蕭逸牧兩世糾纏不清的故事,前一世,蘇柳愛蕭逸牧愛得癡狂,不僅折磨了蕭逸牧也折磨了自己,最后落得個英年早逝的下場;今生,她想離蕭逸牧遠一點,但是卻拗不過老天爺的一句不可逆天行事,而這一世的蕭逸牧,似乎變得有些不一樣了,既然如此,那就繼續糾纏吧。

            免費閱讀

              蘇柳二十一歲那年,終于快要死了。

              她死的那一天,院子里跪了一群丫鬟奴才,床前跪著她夫君的一干妾室。

              她親娘更是跌跌撞撞跑過來抓住她的手,一把鼻涕一把淚,喊著我的兒為娘對不起你。

              “女兒啊,娘可是千里迢迢過來看你…你怎能這般不愛惜自己的身子?!?/p>

              話語里滿滿的關懷,蘇柳聽著就覺厭煩,對不起她?和她的好女兒一同合伙害她的時候,怎么不想想對不起她?千里迢迢來看她?是看看她活的多凄慘吧。

              蘇柳有些厭惡,對她娘的惺惺作態萬分不屑,轉頭問丫鬟:“有什么辦法可以讓我死得快一點?”

              她娘一臉的不可置信,驚恐非常的望著蘇柳,“女兒你這是在怪為娘?”

              “我以為你巴不得我早點死?”蘇柳口氣不善,她娘哭泣的動作瞬間僵住,眼淚在眼眶里,被蘇柳一陣搶白此刻哭也不是,不哭也不是。

              索性閉嘴不在言語。

              蘇柳冷笑一聲。

              掙扎著坐起,掃視跪在地上的鶯鶯燕燕。

              有些惡趣味的想著,她要是死了,這些人通通要給她守孝,看她們還怎么穿的花枝招展。

              她死死的捂住胸口,感覺那微弱的跳動,她知道生命已經在漸漸的流逝。

              緊緊的抓著床幔,咬牙切齒的不肯咽氣,她快死了,她的夫君卻不肯來看她一眼。

              最后一眼都不愿意。

              所謂人之將死其行也善,她偏不。

              蕭逸牧不是厭惡她么,不是恨不得從未遇見她么。

              平日里見到她就是一副厭惡的模樣,好似污了他的眼一般。

              不愿記住,她偏偏要他記得徹底。

              “本夫人喜歡樺姨娘的緊,樺姨娘常說當本夫人是親姐姐。那就陪姐姐一起走吧?!?/p>

              說話間不等樺姨娘反應過來,就有兩個孔武有力的婆子上前制住了她。

              還端著一碗湯藥。

              樺姨娘十分恐懼,蘇柳從不屑和她們一般見識,雖然不得寵,卻沒人會去找她的晦氣。

              比樺姨娘先進府的都告誡過樺姨娘不要去惹蘇柳。

              可樺姨娘仗著自己年輕貌美被蕭逸牧寵幸過幾次,時不時找蘇柳麻煩,蘇柳被惹得煩了罰過她幾次,蕭逸牧都護著她,讓她飄飄然起來,這才有恃無恐。

              蘇柳滿意的看著樺姨娘眼里的恐懼,蕭逸牧不是寵著這個賤人嗎?她就偏偏把她弄死。

              看他怎么辦。

              婆子是蘇柳一早就找好的人,力氣大得很,樺姨娘這等養尊處優嬌滴滴的人兒自是敗下陣來。

              死亡的恐懼占了上風,樺姨娘竟然掙脫了婆子的鉗制。

              “蘇柳,你這個惡婦,你這么惡毒的對我,相公是不會放過你的?!?/p>

              沖口而出的辱罵被婆子用藥碗死死堵住,雖然只是短短的一瞬,卻瞬間點燃了蘇柳心中的怒火。她跌跌撞撞的滾下床,強撐著扶過碗,把藥汁灌進樺姨娘嘴里。

              “惡毒?樺蝶,你往我藥膳里放紅花的時候,你怎不想想自己是不是惡毒?”

              眼里閃爍著怨毒的光芒,她沒有時間了,如果還有時間,真想劃了這張臉,蕭逸牧不就是因著這張臉才對這個賤人青眼有加的么。

              不就是因為這張臉,才容許這個賤人害死了自己的孩子。

              還說她沒有主母的氣度?

              氣度算個什么東西?能和她的孩子相比?

              如果氣度是在失去孩子之后還要忍氣吞聲的話,她寧可不要這份氣度。

              那是她,唯一的孩子啊…

              她成親多年日夜盼望終于擁有的孩子。

              她甚至連孩子的存在都不知道,一天都不知道。她知道的那天,有多開心就有多悲傷。

              那是她失去的時候…

              蘇柳恨極了主母這個詞,因為這個身份,她只能眼睜睜看著夫君的后院,人來人往的,每個人都來她面前挑釁。她和樺姨娘積怨最深,不然這一屋子的女人,她統統都不會放過。

              蘇柳沒高興多久,院子里傳來蕭逸牧呵斥的聲音,奴才攔不住蕭逸牧,他踹開擋在面前的人,滿臉厭煩的盯著蘇柳。

              “你又鬧什么?”蕭逸牧面對蘇柳永遠是一種表情,厭惡。

              蘇柳見到蕭逸牧,內心是十分歡喜的,可他臉上的厭惡卻深深刺痛她的心,她是宰相府最尊貴的嫡女,怎能容許自己這般落魄。

              “蕭逸牧,你這等商賈之輩也敢來教訓我?”

              蕭逸牧聽聞此言,好看的眉宇皺的愈發深,冷眼看著這出鬧劇,他接到蘇柳病重的消息匆匆趕回,一路上心急如焚,匆忙趕到卻只見跪了一院子的奴才,心下發虛這才闖了進來。

              卻不曾想會見到這般場景。

              蘇柳披頭散發的灌著樺姨娘湯藥。蕭逸牧不想承認自己懸著的心終于放下。

              可讓他擔驚受怕的人,卻沒得讓他好受,一開口就是諷刺,宛如刺猬一般。

              “堂堂相府千金當了商人妻,可真委屈你了?!笔捯菽帘浦约翰蝗タ刺K柳失魂落魄的模樣。

              重???他心下冷笑,還有力氣尋姨娘的麻煩,看來也不是什么大病。

              原本想直接走人,終是不忍蘇柳在動氣,喝退了樺姨娘。

              蕭逸牧的一番好意看在蘇柳眼里卻是實實在在的維護,仿佛是壓死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蕭逸牧,你這般護著這個賤人,不就是因為這張臉嗎,我告訴你,你少癡心妄想,你心心念念的人兒如今高高在上,她是太子的妃,而你只是個商人,她根本看不上你。你們的身份,不配?!?/p>

              “你說夠了沒有?”蕭逸牧覺得她簡直是莫名其妙,總是拿一些陳年舊事出來說事。

              “你以為,我沒了孩子,就該羞愧的與你和離?好讓你毫無顧忌的愛著她?所以你才害死我的孩子?”蘇柳索性破罐子破摔起來,這些話梗在她心中許久,今日終于可以毫無顧忌的說出來了。

              “你簡直不可理喻。蘇柳,是你要同我和離。我甚至懷疑,是你要害死孩子,好和你的青梅竹馬雙宿雙棲?!笔捯菽恋呐鸨稽c燃,她這些年全然沒有了當初的溫柔可人,變得十分尖酸刻薄,還總是愛無端猜測,拿一些莫須有的事情強加在他身上。往往把他刺激的口不擇言。

              “是啊,我就是不要生下你的孩子。誰叫我,這般恨你呢?!碧K柳怨毒的話脫口而出,橫豎她就要死了,蕭逸牧想聽什么,她統統說給他聽。他蕭逸牧是沒有心的,怎么會痛。

              “你簡直是瘋了?!彼K柳的氣,卻更生自己的氣,饒是蘇柳這般模樣,他卻依舊不愿放手。不曉得要拿她怎么辦才好,只能拂袖離去。

              蘇柳見他離開,強撐著的信念轟然倒塌,不受控制的跌倒在地,如此也好,最后還是見到了他。只是,他怎么可以這么誤會她?

              她望著碎了一地的碗,仿佛她的心一般,被摔得粉碎。不管怎么拼湊,都像是漏了一塊。她愛他七年,成親五載,卻從不知會落到今日這般結局。

              為了愛蕭逸牧,她沒了清白,丟了閨譽,從相府千金淪為商賈夫人。

              遭受京中貴女無數白眼與非議。

              為了愛他,和父親反目成仇。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曹妃甸| 肇东| 鱼台| 正宁| 浚县| 萝北| 德钦| 东台| 三河| 那坡| 石阡| 右玉| 禹州| 饶阳| 华家岭| 福州| 彭州| 天全| 博克图| 长海| 勐腊| 桂林农试站| 固阳| 普兰店| 蓬安| 武都| 察隅| 安泽| 德宏| 薛城| 凤冈| 塞罕坎| 光山| 鹤庆| 二连浩特| 梁河| 台中| 定海| 云和| 沁城| 莫索湾| 察哈尔右翼后旗| 柞水| 岚皋| 铜鼓| 乌拉特后旗| 陆丰| 涡阳| 本溪县| 西丰| 汨罗| 密云| 麻黄山| 象山| 衡山| 宜宾| 西畴| 昭平| 长海| 大邑| 崇信| 和布克赛尔| 华坪| 凯里| 文登| 繁昌| 武定| 紫荆关| 嫩江| 丰镇| 枝江| 资兴| 石景山| 南京| 宜春| 洛川| 印江| 永登| 孟村| 太湖| 涿州| 西宁| 桂林农试站| 浮山| 扶绥| 山阴| 帕里| 嘉禾| 云县| 枣庄| 阳谷| 铁干里克| 衡南| 溧阳| 灌南| 丰宁| 玉田| 桑植| 治多| 前郭| 江陵| 驻马店| 淮安| 汇川| 南江| 八达岭| 乐业| 涠洲岛| 兴化| 乌兰乌苏| 界首| 商河| 巴雅尔吐胡硕| 马祖| 离石| 岳西| 新民| 阳谷| 浦江| 新丰| 孟村| 紫阳| 阿拉山口| 枞阳| 龙南| 定安| 双辽| 新平| 淮南| 同安| 木里| 清兰| 乐平| 天长| 公安| 锡林高勒| 石拐| 岑巩| 襄垣| 大关| 佛坪| 连南| 塔河| 鸡泽| 宝丰| 永新| 祁阳| 嘉禾| 上饶县| 盂县| 临朐| 盘锦| 维西| 长汀| 衡东| 塞罕坎| 清徐| 多伦| 甘谷| 乳源| 平顺| 宕昌| 潮阳| 北戴河| 马山| 大安| 通辽钱家店| 金秀| 纳雍| 闽清| 永城| 兴平| 平塘| 闻喜| 定南| 离石| 云和| 临沂| 舒兰| 息县| 呈贡| 兰西| 镇赉| 大石桥| 屯溪| 余江| 宁国| 东乡| 华池| 宣化| 沙河| 盘县| 郎溪| 青县| 大竹| 涿州| 和政| 徐家汇| 静海| 武邑| 白水| 伊宁县| 龙口| 台前| 诸城| 略阳| 兰西| 惠来| 关岭| 内黄| 平原| 延庆| 吕泗| 敦化| 海东| 宜丰| 崇左| 玉树| 纳雍| 陆良| 塔河| 莱阳| 高青| 潮连岛| 宁都| 德清| 凯里| 邗江| 灵璧| 霍州| 布拖| 代县| 浦城| 香河| 茶陵| 北海| 江阴| 东至| 河口| 麻栗坡| 颍上| 樟树| 宜宾县| 沁源| 岫岩| 牟定| 宜宾县| 河池| 泸溪| 库米什| 寿宁| 邱县| 蓬安| 扎鲁特旗| 米易| 沽源| 吴忠| 云霄| 环江| 大洼| 辽源| 松原| 垫江| 陇川| 于都| 南阳| 常州| 乾县| 九龙| 番禺| 辉县| 孤家子| 新林| 丽水| 曲阳| 安阳| 罗定| 东乌珠穆沁旗| 兰屿| 磁县| 太原北郊| 漳浦| 饶平| 黄平| 宿州| 同德| 岳普湖| 内黄| 魏县| 郁南| 吴县东山| 惠民| 眉山| 武邑| 永泰| 田东| 祁县| 于田| 平潭| 台北市| 象山| 金山| 塔河| 武定| 蒲江| 连城| 安吉| 三原| 鄂温克旗| 盖州| 东兴| 北戴河| 富裕| 鹤城区| 赣榆| 德庆| 宁津| 武山| 莲塘| 平远| 惠来| 郁南| 闵行| 珙县| 东至| 原阳| 台前| 迁西| 印江| 丹徒| 闻喜| 岳阳| 忻州| 寿县| 于洪| 麦盖提| 林甸| 天山大西沟| 临汾| 静宁| 玛多| 两当| 中牟| 察尔汉| 台州| 海晏| 江孜| 阿巴嘎旗| 那日图| 苏尼特左旗| 安国| 乐安| 多伦| 靖远| 静海| 石河子| 阿里山| 平安| 五河| 瑞丽| 陈家镇| 阳高| 海东| 嘉祥| 八里罕| 长武| 临潼| 太平| 仪征| 辛集| 惠东| 薛城| 长宁| 科尔沁左翼后旗| 滦南| 汝南| 番禺| 巴盟农试站| 镇沅| 眉县| 成武| 阿拉山口| 黎平| 监利| 乌什| 喀喇沁旗| 温县| 马站| 佛爷顶| 梅州| 靖江| 大洼| 岑巩| 晋洲| 东乡| 公主岭| 互助| 南岳| 得荣| 托克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