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好运彩

  • <acronym id="lwlpz"></acronym>
    <dl id="lwlpz"><legend id="lwlpz"><blockquote id="lwlpz"></blockquote></legend></dl>

    <acronym id="lwlpz"></acronym>
    <dd id="lwlpz"></dd>
    1. <var id="lwlpz"></var>
      <meter id="lwlpz"><ol id="lwlpz"></ol></meter>

          1. 精彩小說盡在匣子小說導航網!手機版

            首頁總裁 → 婚禁:搶來的妻子你不乖

            婚禁:搶來的妻子你不乖

            落欽欽 著

            完本免費

              婚禁:搶來的妻子你不乖,落欽欽所著,陸筱染的人生真的是可以用悲劇來形容的,首先是初戀和自己的姐姐跑路了,然后還被家里抓去聯姻沖喜,最可怕的是要嫁的人竟然是一個老爺爺?!碰見這種情況,不逃婚的都是傻子吧,于是陸筱染很果斷的逃了,還逃到了一個大帥哥的別墅里和他睡了一覺,結果竟然發現,這個男的竟然是自己要嫁的那個人的兒子?!和自己的繼子這樣做,真的不會遭雷劈嗎??
              “筱染,現在不是你任性的時候,厲家和我們定了親,你姐姐現在失蹤了,你必須要嫁過去,這關系著我們陸家的安?!?br />   父親的聲音言猶在耳,陸筱染在小道上急切地跑著,她……她不要嫁給那個傳聞中年過半旬還流連花叢,不知節制的老男人。
              陸筱染跑得不快,身后的保鏢很快就追上來,她喘著氣,這里還是別墅區,要出去至少還有一公里路,橘黃色的路燈很明亮,照的人無處可逃。
              右邊是一棟巴洛克風格的獨棟別墅,掩映在一片薔薇林中,二樓的房間亮著柔和的燈,她頓了頓,看著另一邊小路隔著的矮墻,咬咬牙跑過去。
              她蹲下來,躲在薔薇樹的縫隙里,等保鏢已經沿著筆直的大道離開之后,她才走出來,沿著藤蔓爬上矮墻,翻過去。
              保鏢似乎已經察覺到不妥,掉頭跑回來,陸筱染蹙眉,看了看矮墻下面,是泛著磷光的游泳池。

            38萬字更新:2018/04/16

            在線閱讀

              婚禁:搶來的妻子你不乖,落欽欽所著,陸筱染的人生真的是可以用悲劇來形容的,首先是初戀和自己的姐姐跑路了,然后還被家里抓去聯姻沖喜,最可怕的是要嫁的人竟然是一個老爺爺?!碰見這種情況,不逃婚的都是傻子吧,于是陸筱染很果斷的逃了,還逃到了一個大帥哥的別墅里和他睡了一覺,結果竟然發現,這個男的竟然是自己要嫁的那個人的兒子?!和自己的繼子這樣做,真的不會遭雷劈嗎??

            免費閱讀

              “筱染,現在不是你任性的時候,厲家和我們定了親,你姐姐現在失蹤了,你必須要嫁過去,這關系著我們陸家的安?!?/p>

              父親的聲音言猶在耳,陸筱染在小道上急切地跑著,她……她不要嫁給那個傳聞中年過半旬還流連花叢,不知節制的老男人。

              陸筱染跑得不快,身后的保鏢很快就追上來,她喘著氣,這里還是別墅區,要出去至少還有一公里路,橘黃色的路燈很明亮,照的人無處可逃。

              右邊是一棟巴洛克風格的獨棟別墅,掩映在一片薔薇林中,二樓的房間亮著柔和的燈,她頓了頓,看著另一邊小路隔著的矮墻,咬咬牙跑過去。

              她蹲下來,躲在薔薇樹的縫隙里,等保鏢已經沿著筆直的大道離開之后,她才走出來,沿著藤蔓爬上矮墻,翻過去。

              保鏢似乎已經察覺到不妥,掉頭跑回來,陸筱染蹙眉,看了看矮墻下面,是泛著磷光的游泳池。

              她不會游泳。

              可保鏢已經差不多追到這個位置,陸筱染咬咬牙,一閉眼跳下去,嘩啦啦的池水濺到岸上,陸筱染嗆了好幾口,整個身子往下墜,她拼命撲騰著,呼吸漸漸變得困難。

              她覺得自己可能要溺死了……

              這時,眼前閃過一道黑色的身影,求生本能之下,陸筱染緊緊地抓住那道黑影,嬌小的身子靠過去,蹭著,磨著,想要保持平衡。

              厲澤延沉在水下,看著女人如蛇般纏著自己,瞇起眼,她小小的腦袋拼命想要向上,可又不會呼吸,不會游泳,只能胡亂地踢著動著。

              這小小的區域,水花四濺。

              陸筱染摸到男人堅硬的胸膛,好舒服,池里的水這么冷,可他身上好熱,她緊緊地貼著,櫻唇也似乎找到了能讓她呼吸的源頭,她閉著眼,憑感覺吻上去,頓時,如電流般擊過,她的呼吸漸漸平緩下來,小嘴張著,伸出小舌,想要更多……更多……男人呼吸緊促,被她撩撥得幾乎要繃不住,一下子就把陸筱染抵到了池邊,反被動為主動加深了這個吻,深入,索取……陸筱染張著小嘴,手勾著男人的脖子,腿也是,兩人貼合得無一絲縫隙,那一處恰恰好抵著她,陸筱染的理智猛地被拉回,借著男人的身子站穩,瞪大眸子,看到了一張俊美無暇的臉,月光的清輝灑落下來,勾勒出性感而神秘的輪廓。

              她的心亂跳,身上的衣服被扯開,露出淺藍色的內衣,鎖骨猛地被咬住,陸筱染驚呼,想要阻止男人的動作,但已經來不及了。

              “壞人……”陸筱染忍不住罵道,可這聲音撩人得很,厲澤延悶哼了聲,一個欺身向前,咬住陸筱染的脖子,嗜血而又溫柔。

              “我要你?!?/p>

              陸筱染覺得自己仿佛置身于泥沼當中,怎么都爬不出來,很舒服,卻又夾雜著疼痛,整個人都要撕裂了,她想要逃,可又被禁錮著,從游泳池到岸上,她的理智漸漸模糊,眼里只有一個模糊而英俊的輪廓。

              “陸家的二小姐?”厲澤延聽著助理的報告,英挺的眉緩緩地蹙起。

              “是的,本來老爺子屬意的是陸家的大小姐陸夢婕,但是陸家那邊給的信息是陸夢婕常年臥病在床,不適合沖喜,便是讓這位二小姐嫁過來?!?/p>

              聞言,厲澤延勾唇,所以這位未婚妻,是打算逃婚?

              玩味地笑了笑,他掠過陸筱染白皙的臉,“婚禮直接取消了,把協議送過去,給我簽名?!?/p>

              助理訝異,“厲少,老爺子知道了,恐怕后果……”

              “他想要沖喜,何必娶個花瓶,我給他帶個媳婦,他不是更加樂意?”

              ……

              陸筱染是被一陣嘈雜的聲音吵醒的,睜開眼,映入眼簾的是一片波光粼粼的泳池,不遠處是穿著黑色襯衫的男人,仿佛與黑夜融為一體,卻又不可忽視。

              她聽到另一個男人在他身邊說話,“厲少,陸家的人在外面?!?/p>

              陸筱染心一慌,動了動發出聲音,厲澤延轉過臉,邁著長腿走過來。

              “想見你父親?”男人的聲音很有磁性,陸筱染有種酥酥麻麻的感覺,剛才兩人纏綿的畫面一下子浮上腦海,激烈得讓她有些羞恥。

              她回過神來,立刻搖搖頭。

              這時,不遠處響起一陣腳步聲,陸鴻光和數十個保鏢竟然闖了進來,陸筱染身上只穿了一條簡單的裙子,身上的吻痕深深淺淺,悉數落在陸鴻光眼里。

              他一怒,指著陸筱染道,“陸筱染!你做了什么!”

              陸筱染哼了聲,倒是坦然地站起來,順勢親昵地挽住了身側高大的男人,“爸,這是我男朋友,還沒來得及介紹你認識……”

              話還沒說完,陸鴻光一巴掌就要扇下來,厲澤延狠狠地捏住他的手腕,陸筱染清晰地聽到骨頭碎裂的聲音。

              “陸先生,別動我的人?!?/p>

              我的人。

              陸筱染訝異,沒想到這個男人倒是配合她。

              “把人趕出去?!眳枬裳永淅涞叵旅?,頓時別墅里涌出數十個身手一流的保鏢,架住陸鴻光。

              陸鴻光沉著臉,“筱染,你跟爸爸回去!”

              陸筱染轉過頭,當做沒聽到。

              陸鴻光氣得……他又看著眼前尊貴不凡的男人,盡管氣場強大,但他還是不得不開口道,“這位先生,小女已經有未婚夫了,這是我們的家事,您還是別插手為好?!?/p>

              “我沒有未婚夫,我一開始就沒答應?!标戵闳痉瘩g著,這時抬頭看向厲澤延,柔柔道,“厲少,這么晚了,我們去休息吧?!?/p>

              “陸筱染!你是不是不把我這個父親放在眼里了!我養了你這么多年,你就是這樣回報我的!跟一個男人做什么不三不四……”

              話還沒說完,厲澤延一腳狠辣地踢向陸鴻光,臉上卻依舊淡漠深沉,“陸先生,請你放尊重點,不然,別怪我不客氣?!?/p>

              明明是極淡的一句話,但偏偏從厲澤延口里說出來,讓人畏懼得顫抖。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總裁小說排行

            人氣榜

            南和| 石炭井| 福州| 蒙阴| 茌平| 上思| 安化| 富县| 岳阳| 郑州农试站| 五原| 高邑| 伊宁县| 河卡| 莎车| 白杨沟| 巴雅尔吐胡硕| 夹江| 恩平| 开阳| 弥勒| 南县| 京山| 莫索湾| 石渠| 汉中| 古蔺| 东沟| 桐柏| 平昌| 磐石| 雅布赖| 丰都| 那坡| 开平| 临高| 楚雄| 洪湖| 莒县| 始兴| 酒泉| 开县| 远安| 新宁| 祁县| 泗阳| 扶余| 汾西| 石拐| 铜川| 西峰| 洪湖| 贵阳| 吴忠| 阿拉山口| 鄂伦春旗| 平潭海峡大桥| 星子| 玉屏| 道县| 阳信| 美姑| 治多| 汤河口| 望都| 全南| 康平| 大同县| 碌曲| 安塞| 景东| 东莞| 合江| 马站| 曲靖| 平潭| 梁山| 博白| 大陈| 无极| 庐江| 澳门| 广宁| 沙河| 拉萨| 陵川| 铜梁| 察哈尔右翼中旗| 太仓| 茶陵| 南城| 库车| 新巴尔虎右旗| 鹿邑| 庆阳| 达尔罕茂明安联合旗| 南溪| 淅川| 诸城| 汨罗| 扶绥| 盐都| 余姚| 汉沽| 莱西| 根河| 武川| 奇台| 金山| 泗洪| 大城| 武夷山| 土默特左旗| 九寨沟| 唐县| 双城| 永兴| 武都| 黑水| 富县| 榕江| 昌吉| 邻水| 吐鲁番| 保康| 杭锦旗| 宝过图| 乐山| 泗洪| 胶州| 格尔木| 荔浦| 道真| 宝应| 昆明农试站| 聂拉木| 酒泉| 靖州| 新竹市| 庆元| 霞云岭| 肇庆| 漾鼻| 澧县| 汉寿| 衡南| 铁卜加| 清水河| 民和| 杭锦旗| 乌什| 磴口| 宣城| 三河| 南海| 靖宇| 廊坊| 张家川| 太原古交区| 习水| 富顺| 宝清| 乌拉特中旗| 会东| 密云上甸子| 睢阳区| 富锦| 平南| 博湖| 川沙| 同德| 宣汉| 沂南| 青铜峡| 察哈尔右翼中旗| 中宁| 漳州| 洮南| 庆安| 穆棱| 六合| 拉孜| 嘉鱼| 宽城| 板栏| 安庆| 延津| 上海| 鸡公山| 井研| 和田| 阆中| 盘锦| 循化| 龙泉| 靖宇| 凌源| 陈家镇| 昆山| 绩溪| 新野| 汉阴| 金乡| 璧山| 台江| 野牛沟| 洛阳| 铁岭| 治多| 伊春| 清兰| 山南| 资溪| 太平| 盘锦| 略阳| 石泉| 邹城| 秦皇岛| 新平| 深圳| 上蔡| 鸡泽| 普宁| 黄泛区| 木里| 循化| 万源| 唐山| 汝阳| 古丈| 陆丰| 鄂伦春旗| 房山| 睢阳区| 头道湖| 宁海| 衢州| 宕昌| 简阳| 鄞县| 丁青| 金州| 泸县| 莫索湾| 岳普湖| 五台山| 大柴旦| 鱼台| 琼中| 小渠子| 临城| 中山| 大庆| 霞浦| 莲塘| 漳州| 长丰| 监利| 武穴| 商河| 辽源| 册亨| 祁阳| 循化| 化德| 泾县| 吉林| 嘉鱼| 鲁甸| 昌吉| 岱山| 峨边| 上海| 二连浩特| 富阳| 新津| 古蔺| 漳州| 两当| 临邑| 横山| 台南| 盘锦| 桑植| 海拉尔| 深圳| 乐都| 马鞍山| 朱日和| 郸城| 分宜| 南海| 井研| 新晃| 富源| 靖安| 盐城| 库尔勒| 聂拉木| 神木| 浦北| 白沙| 株洲| 库车| 兴文| 杭锦旗| 汉源| 靖宇| 寿光| 泽普| 罗山| 遂平| 开封| 温岭| 灵台| 昔阳| 洮南| 乳源| 安阳| 博山| 勐腊| 万源| 威县| 临湘| 沁水| 驻马店| 祁县| 青神| 佳木斯| 如皋| 桑植| 宁冈| 安溪| 武夷山| 红原| 永州| 屯溪| 衡阳| 伊川| 铁干里克| 乌伊岭| 海拉尔| 天等| 南通| 大足| 阿瓦提| 包头| 银川| 安远| 资阳| 电白| 伊和郭勒| 梧州| 垫江| 漠河| 华坪| 新巴尔虎右旗| 龙门| 大陈| 晋中| 尚志| 吉安| 大荔| ??| 一八五团| 根河| 如皋| 广南| 留坝| 永州| 徐家汇| 琼结| 隆德| 丽水| 巴东| 漳平| 怀宁| 海晏| 徐州| 帕里| 齐齐哈尔| 塘沽| 南陵| 洪洞| 乐山| 昌吉| 黎平| 罗子沟| 宕昌| 娄底| 那坡| 于洪| 富县| 平原| 内邱| 海伦| 饶平| 郸城| 通化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