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好运彩

  • <acronym id="lwlpz"></acronym>
    <dl id="lwlpz"><legend id="lwlpz"><blockquote id="lwlpz"></blockquote></legend></dl>

    <acronym id="lwlpz"></acronym>
    <dd id="lwlpz"></dd>
    1. <var id="lwlpz"></var>
      <meter id="lwlpz"><ol id="lwlpz"></ol></meter>

          1. 精彩小說盡在匣子小說導航網!手機版

            首頁總裁 → 極品怪少的冒牌寵妻

            極品怪少的冒牌寵妻

            云汐瑤 著

            完本免費

              極品怪少的冒牌寵妻小說全文閱讀,小說的作者是云汐瑤,這本超級好看的小說主要人物有賀蓮依和東方銘,賀蓮依東方銘小說最新章節閱讀后講述的是前一刻還纏綿悱惻,后一秒就殘忍的甩了她一耳光?!澳氵B她的一根頭發都比不上,不配碰她!”她愛他至深,他卻傷她至此,在別的女人面前無情的踐踏她的尊嚴。為了他,她賠上了一切,可是他卻連看都不看,直接將她推入了深淵。再活一世,她發誓,要讓他加注在她身上的痛,百倍還給他……
              “求求你,不要走,不要……”
              賀蓮依拉著東方銘的褲管哭得泣不成聲,她那么愛這個男人,愛到連自己都可以舍棄,他怎么可以,怎么可以不要她?
              東方銘冷眼的看著腳下的女人,連最后的一點耐心都沒有了,那深邃幽暗的眸中有的只是厭惡,深深的厭惡。即便,前一刻他們還在翻云覆雨,可是下一秒他就變成了魔鬼,毫不留情的將她推入深淵。
              踢開蓮依的手,東方銘慢條斯理的整理著自己的領帶,“賀蓮依,你對我已經沒有利用價值了,難到你還看不出來嗎?”
              “不,不是這樣的,我愛你啊……”蓮依哭喊著,那樣的卑微,卑微到自己都覺得可恥??墒羌幢闶沁@樣,她還是不想放手,想用自己最后的一點資本來贏回東方銘的心。
              “愛?”東方銘笑了,笑得那樣的不屑和殘忍。他彎下腰伸手捏住蓮依的下巴,強勢的抬起她的頭:“別跟我說愛,那會臟了我的心。已經到現在這樣了,我也不怕告訴你。其實,從一開始我就只是在利用你接近你父親賀蓮城,為的也只是我自己的公司而已。至于我愛的人,從始至終都只有薛蔓一個人!”

            43萬字更新:2018/04/13

            在線閱讀

              極品怪少的冒牌寵妻小說全文閱讀,小說的作者是云汐瑤,這本超級好看的小說主要人物有賀蓮依和東方銘,賀蓮依東方銘小說最新章節閱讀后講述的是前一刻還纏綿悱惻,后一秒就殘忍的甩了她一耳光?!澳氵B她的一根頭發都比不上,不配碰她!”她愛他至深,他卻傷她至此,在別的女人面前無情的踐踏她的尊嚴。為了他,她賠上了一切,可是他卻連看都不看,直接將她推入了深淵。再活一世,她發誓,要讓他加注在她身上的痛,百倍還給他……

            免費閱讀

              “求求你,不要走,不要……”

              賀蓮依拉著東方銘的褲管哭得泣不成聲,她那么愛這個男人,愛到連自己都可以舍棄,他怎么可以,怎么可以不要她?

              東方銘冷眼的看著腳下的女人,連最后的一點耐心都沒有了,那深邃幽暗的眸中有的只是厭惡,深深的厭惡。即便,前一刻他們還在翻云覆雨,可是下一秒他就變成了魔鬼,毫不留情的將她推入深淵。

              踢開蓮依的手,東方銘慢條斯理的整理著自己的領帶,“賀蓮依,你對我已經沒有利用價值了,難到你還看不出來嗎?”

              “不,不是這樣的,我愛你啊……”蓮依哭喊著,那樣的卑微,卑微到自己都覺得可恥??墒羌幢闶沁@樣,她還是不想放手,想用自己最后的一點資本來贏回東方銘的心。

              “愛?”東方銘笑了,笑得那樣的不屑和殘忍。他彎下腰伸手捏住蓮依的下巴,強勢的抬起她的頭:“別跟我說愛,那會臟了我的心。已經到現在這樣了,我也不怕告訴你。其實,從一開始我就只是在利用你接近你父親賀蓮城,為的也只是我自己的公司而已。至于我愛的人,從始至終都只有薛蔓一個人!”

              “轟……”

              蓮依的整個靈魂都因為東方銘的這句話而震住了,她睜大著眼睛看著他,眼中滿滿的都是不置信。他只是在利用她?不,不是這樣的。從前的他是那樣的溫柔,連她受一點小傷都那么緊張,怎么會不是愛?

              被東方銘踢開的手再次抓住他的褲管,她跪在他的面前,拼命的壓低自己的聲音,“銘,我知道你是在騙我的對不對?你說過你愛我的,你說過的啊!”

              賀蓮依的聲音帶著幾分歇斯底里的味道,因為害怕,整個人都顫抖著,臉色越發的慘白。她不信,一夜之間所有的事情都被顛覆,她不信!

              看著她的嘴里,東方銘連最后一絲耐心也沒有了,嘴邊溢出滿滿都是殘忍的笑,笑著賀蓮依的愚蠢。他低頭,居高臨下的俯視著她,冷冷的開口:“如果我不說愛你,你又怎么會心甘情愿的為我做事呢?你爸爸不是傻瓜,他早看出我的動機了,可是不得不說,他真的很疼你,即便是知道我的目的卻還是沒有說破,只是讓我好好對你!”

              說到這里,東方銘的臉上閃過一抹明顯的恨意,一雙眸更透著肆意的寒:“好好對你?怎么可能!對于你們賀家,這點懲罰還完全不夠看!”

              賀蓮依茫然的松開了手無力的垂了下來,東方銘眼中的恨她看得真切,可是她無法知道為什么他會那么恨?一切都不能再挽回了嗎?為了這個男人,她敗掉了整個賀家,害得父親入獄母親慘死,現在連自己都輸進去了。如果現在連他都要拋棄她,她就真的一無所有了!

              不,她不能失去他,就算是不愛,她也不要離開!

              這樣的想法很快占據賀蓮依所有的思緒,瘋狂的開始蔓延。如果不能跟他在一起,那她寧愿什么都不要,什么都毀掉!

              垂著的手心猝然握緊,指甲深深的陷入肉里她都不以為然??墒沁€不等她發作,一陣急促的敲門聲突然的響起,那樣的強烈。

              東方銘眉頭微微一皺有些擔憂,遲疑了下最后還是打開了門。門一打開,薛蔓就沖了進來,當看到凌亂的大床和賀蓮依時,眼眶頓時就紅了起來:“銘,你說你們沒有什么的,為什么又要做這樣的事?”

              薛蔓的聲音充滿著質問,但是看起來卻又是那么的楚楚可憐。東方銘眉頭皺得更深了,毫不猶豫的上前樓主她的肩帶進他的懷里,輕聲的安慰著:“小蔓,這不是你看到的這樣的,我愛的人始終都只有你一個!”

              東方銘堅定的聲音在房間里傳響,安撫了薛蔓卻震驚了賀蓮依。她就那么看著相擁了兩個人,突然覺得無比的諷刺。再然后,她頭腦便是一片空白,身體不受控制的沖了上去,直接拉開薛蔓就罵了出來:“賤人,原來你一直在騙我!”

              說著,她抬手就要打下去。

              “啪!”

              清脆的巴掌聲震耳欲聾,賀蓮依腳步踉蹌了幾步,頭偏在了一邊,頭發凌亂的搭在紅腫的左臉上。她慢慢的回過頭,對上的是東方銘憤怒到了極致的眸。

              “賀蓮依,你沒有資格罵小蔓,因為你連她的一根頭發都比不上!”

              賀蓮依沒有動,就那么定定的看著他。突然的,她笑了,笑得肆意張揚。張揚之后,是東方銘所看不見的傷。然后,她毫不猶豫的一把抓住薛蔓的手腕轉身往陽臺上跑,然后在東方銘憤怒的注視下直接掐住了她的脖子將她抵在陽臺的欄桿上,帶著決絕的眼神看著他,“東方銘,現在我給你最后一個選擇,是要她,還是要我?”

              賀蓮依很想為自己悲哀,即便是到了現在她居然還在期望著東方銘會有那么點愛她,所以她用了最后的手段??墒鞘聦嵶C明再一次的證明,她到底有多愚蠢。

              東方銘幾乎連想都不想,上前捏住賀蓮依的手腕,力道重到她直接聽到了骨頭碎裂的聲音。賀蓮依的手松開了,得到解脫的薛蔓直接撲進了東方銘的懷里,驚恐的抖著身子。

              “銘,我好怕!”

              這一刻,東方銘再也不再壓抑他的憤怒,她用力的將賀蓮依甩開,她的腳隨著一拐,整個人都不受控制的往后仰,最后腰重重的撞在欄桿上,就那么從欄桿上翻了下去。

              幾乎是下意識的反應,東方銘想要伸手去拉住她,可是已經來不及了。他就那么看著賀蓮依跌落下去,最后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鮮血,順著賀蓮依的后腦勺噴涌而出,瞬間染紅了她身下的一大片地板。東方銘的呼吸頓時一緊,看著致死都不愿閉上眼睛的連依,深邃的瞳孔縮了又縮。

              其實,哪怕是最后,他也并沒有想過要殺她。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總裁小說排行

            人氣榜

            日喀则| 香港| 常宁| 连平| 溧阳| 呼伦贝尔| 长岛| 会泽| 微山| 泰宁| 宾县| 峄城| 错那| 枣阳| 会昌| 湘阴| 绩溪| 南昌县| 阳信| 五寨| 大石桥| 都昌| 河口| 富裕| 高安| 和林格尔| 独山| 霍林郭勒| 安乡| 石拐| 吴起| 琼结| 汝阳| 乌鞘岭| 阳谷| 吴起| 嘉定| 常宁| 精河| 松江| 永嘉| 海淀| 托克逊| 乐安| 方山| 林州| 海安| 万载| 靖州| 宁乡| 乐至| 高安| 日喀则| 江津| 元阳| 嵊州| 鸡东| 南阳| 酉阳| 张家港| 仙游| 额尔古纳| 金堂| 开原| 盐山| 和田| 屏南| 衡阳| 余干| 诏安| 马坡岭| 合作| 苍山| 敦化| 万载| 乌兰| 靖西| 呼中| 利辛| 石柱| 高邑| 温宿| 杞县| 合江| 鲁甸| 斗门| 邻水| 资兴| 丽水| 河卡| 科尔沁左翼后旗| 青州| 田阳| 永昌| 云浮| 共和| 博罗| 乌斯太| 正镶白旗| 个旧| 阿巴嘎旗| 宝应| 泉州| 武冈| 罗源| 铁卜加寺| 盐都| 民和| 珊瑚岛| 镇江| 蔡家湖| 长阳| 杭锦旗| 平原| 湘潭| 八里罕| 和丰| 汉川| 黄平| 连平| 台山| 福安| 睢宁| 内乡| 保定| 怀集| 定陶| 邱北| 南阳| 东兴| 北塔山| 武汉| 高州| 科尔沁左翼后旗| 安陆| 横县| 龙胜| 钦州| 连山| 翁源| 瑞昌| 夏邑| 孝义| 莱州| 沅陵| 渭源| 孪井滩| 临泉| 文登| 英德| 新河| 抚州| 朱日和| 乌拉盖| 沾益| 唐山| 即墨| 波密| 浚县| 嘉鱼| 合肥| 博爱| 宁陕| 扎赉特旗| 延安| 大安| 海盐| 乌兰浩特| 南沙岛| 朝阳| 达日| 兴城| 霍城| 淳安| 平塘| 百色| 乾安| 曲阳| 喀左| 松原| 丰台| 彭县| 郧县| 五道梁| 祁阳| 定海| 东乌珠穆沁旗| 邓州| 土默特左旗| 布尔津| 塔什库尔干| 通山| 西林| 琼结| 原阳| 鄞州| 尤溪| 芜湖县| 呼和浩特市郊区| 迁西| 建平| 屏边| 广水| 临夏| 繁峙| 广汉| 蔡家湖| 五莲| 彭县| 阳谷| 上饶| 玉山| 石首| 临桂| 桦甸| 凉城| 安新| 肇州| 天峨| 双江| 界首| 且末| 巴彦诺尔贡| 宜昌| 崇礼| 丹寨| 太白| 钟山| 富平| 周宁| 德钦| 白山| 裕民| 左贡| 滑县| 姜堰| 临颍| 和田| 平顶山| 临澧| 巢湖| 温宿| 长白| 万载| 乳山| 泸水| 兴海| 汉源| 昌黎| 磐安| 桃园| 微山| 碌曲| 洪湖| 开化| 抚州| 鄱阳| 孟津| 光山| 鱼台| 赵县| 硕龙| 晋江| 汾西| 眉山| 山丹| 琼中| 内黄| 融水| 河津| 龙泉| 嘉义| 舟曲| 黄陂| 淮阴| 遂川| 吉安县| 鹤山| 长泰| 平阴| 云浮| 夏邑| 嘉荫| 高邮| 扶绥| 宁县| 麻江| 八里罕| 雅江| 尚义| 永济| 河卡| 安多| 襄阳| 卫辉| 达日| 介休| 杨凌| 饶阳| 那坡| 太和| 聂拉木| 富平| 白玉| 聊城| 壤塘| 孪井滩| 博罗| 藁城| 南召| 铜陵| 隆回| 祁阳| 水城| 崇武| 郴州| 神农架| 蓬安| 温州| 蓝田| 融安| 屯溪| 伊和郭勒| 台北县| 瑞昌| 庆阳| 韶关| 阿荣旗| 稻城| 索伦| 中阳| 靖江| 庆元| 铜鼓| 马鞍山| 公馆| 潼南| 红河| 建宁| 华亭| 商都| 金平| 嵩县| 德宏| 裕民| 泰来| 化隆| 剑阁| 乌拉特中旗| 辽中| 宝鸡县| ?涓?| 威远| 崇明| 苍梧| 静海| 四会| 东安| 凤阳| 成山头| 高陵| 绥滨| 常州| 拐子湖| 酉阳| 新化| 太仆寺旗| 桑植| 清水河| 资阳| 通榆| 武城| 昌吉| 左贡| 隆子| 平顶山| 大悟| 焦作| 汶上| 台安| 石林| 周宁| 太谷| 大邑| 天镇| 贵港| 一八五团| 宝清| 平顶山| 江津| 方山| 扶沟| 建湖| 福州| 太湖| 遵义| 霍山| 沁城| 托克托| 桂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