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好运彩

  • <acronym id="lwlpz"></acronym>
    <dl id="lwlpz"><legend id="lwlpz"><blockquote id="lwlpz"></blockquote></legend></dl>

    <acronym id="lwlpz"></acronym>
    <dd id="lwlpz"></dd>
    1. <var id="lwlpz"></var>
      <meter id="lwlpz"><ol id="lwlpz"></ol></meter>

          1. 精彩小說盡在匣子小說導航網!手機版

            首頁穿越 → 穿越:暴君的小妾

            穿越:暴君的小妾

            小愛芽 著

            完本免費

              穿越:暴君的小妾,網絡作家小愛芽所著,主角是蘇云心和獨孤擎,前一世,蘇云心為擺脫獨孤擎而死,穿越過來后發現,自己這一世都逃脫不了他的掌控,作為一個替身棄妾,她相貌丑陋但卻桃花朵朵開,他恨她的欺騙不斷折磨她,但到最后卻發現:原來自己早已中了這個女人的毒,注定沉淪...
              A城。
              天氣,大雪。
              某貴族大學。
              上午十點,辦公室的門被推開,一個穿著淺綠色制服的年輕女人走了進來。她看上去二十來歲的樣子,肌膚白晰,好像護膚品廣告中的女主角一樣,吹彈可破,晶瑩剔透。
              鵝蛋臉上有一雙沉靜的眸子,鼻梁高挺,鼻尖微翹。粉嫩的嘴唇微微揚起,就盛放的玫瑰。很難想象,在同一張臉上可以同時看到年輕女孩的俏皮和女人的沉靜。
              蘇云心抖了抖身上的雪,哆嗦著走進去。剛走到自己的格子間,就見一大束潔白的百合躺在辦公桌上,清香正幽幽飄散在空氣里。

            98萬字更新:2018/04/15

            在線閱讀

              穿越:暴君的小妾,網絡作家小愛芽所著,主角是蘇云心和獨孤擎,前一世,蘇云心為擺脫獨孤擎而死,穿越過來后發現,自己這一世都逃脫不了他的掌控,作為一個替身棄妾,她相貌丑陋但卻桃花朵朵開,他恨她的欺騙不斷折磨她,但到最后卻發現:原來自己早已中了這個女人的毒,注定沉淪...

            免費閱讀

              大漠,答祿王朝一間氣勢恢宏的皇宮內,不時傳來出男女的聲音。

              盡性后,古銅色的身軀翻身下來,撩起一件黑色長衫披上,赤足踏在冰冷的琉璃地面上。

              他的臉生得極其俊美,并不像一般的大漠男人那般粗獷,卻也雄壯,肌膚是性感的古銅色。每一塊肌肉都彰顯著男人強悍的力量,就像一只獵豹,兇猛而危險。

              眼角上挑的漂亮眼睛中,沒有波瀾,泛著世間罕見的深藍色,幽深冷利。下巴和薄唇中間有著天生微微的凹痕,性感、優雅,卻冷漠高貴如同王者。

              那種綽約的風姿,優雅的氣質,讓人不免被迷惑。只要多看一眼,靈魂就快被吸走,心甘情愿為他萬劫不復。

              但只有了解他的人知道,他危險而殘忍,甚至比野獸還要無情。他仿佛是沒有心的,可以毫不留情地掐死無數個與他歡好過的女子,讓數不盡的子嗣胎死腹中。殺死一個人,對他來說如同捏死一只螞蟻一般簡單。

              有傳言說,他因為天生藍眸,長相怪異,曾被送到森里,與狼群一起長大,因而才會變得如此殘忍。

              但事情的虛實沒有人知道,因為所有知道真相,或意圖探聽的人都離奇地死去了。從此,這成為了一個無人敢碰觸的秘密。所有人只知道,這個傳言中神秘而殘酷的男人,就是他們必須臣服的王者,遙不可及。

              美艷的女子仍在回味剛才驚天動地的大戰,臉頰上滿是紅暈。她驚嘆道:“大王好厲害啊,已經三次了還……”

              她扭動著身軀纏上去,咬著他的耳朵道:“等曼珠休息一下,再滿足大王可好?”

              “不必了!把這個吃了?!豹毠虑婵炊嘉纯此谎?,冷淡地塞過一顆赤紅的丸子。語氣,冰冷,如同兩人剛才沒有發生過任何事情。

              曼珠自然明白那是用來防止她懷上子嗣的,臉色一白,但很快又故作若無其事地糾纏道:“等大王完全釋放后,曼珠再服藥也不遲啊……”

              她心里還是懷有一絲絲僥幸心理的,母憑子貴,是后宮女人上位最快的辦法。更何況,王現在沒有一個子嗣,第一個很可能成為將來的王位繼承人,她必須牢牢把握住機會,哪怕是鋌而走險,也想賭一把。

              “你的身體不足以本王任何興致……”他冷冷地回絕了。

              曼珠撇撇嘴,不明白方才還熱情如火的他怎么突然變得這么冷淡。她在心里嘀咕了句,果然是狼群養大的,一點人情味都沒有。

              若非他貴為王,以她的姿色,才不必這么委屈,就好像自己只是一個卑賤的奴隸!但她相信,有朝一日,她必然能成為王妃,甚至成為王后,現在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把藥丸往嘴里一塞,曼珠隨便披了件衣服就準備走。獨孤擎卻突然抓住她的手,一把將她拉回懷里,她“咯咯”地笑起來,順勢環住他的脖頸?!按笸跸敫墒裁??好壞啊……”

              曼珠順勢環住獨孤擎的脖頸,嬌滴滴的?!按笸跸敫墒裁??好壞啊……”

              “本王給你的藥吃了嗎?”

              “吃、吃了啊……”曼珠顫抖著答道,不敢正視他那雙深藍色的眼睛。他的眼神非常危險,眸光銳利如刺,似乎任何謊言都無法逃脫那雙眼睛,令她非?;炭?。但她還是硬著頭皮,想賭一場。

              “真的?”

              “嗯!不信大王可以檢查?!闭f著,她假意要張嘴。

              “不用了,本王有一個更好的辦法!”眼中閃過一道寒光,獨孤擎的手緩緩撫上曼珠白皙纖細的脖子,指骨一用力,曼珠連慘叫都沒來得及發出,就斷了氣。

              他平靜地松手,曼珠的溫熱的身體軟軟地癱到了地上,一顆藥丸從她嘴里滑了出來。

              “愚蠢!”獨孤擎只給了她冷冷的一瞥,拿出一塊絲帕細細擦拭手指,仿佛指間屬于她的體溫也讓他極為厭惡。

              天下間,只有一個女子有資格懷他的子嗣。而她們,不過是他的工具。既是工具,他又如何會讓她們有任何機會呢?

              絲帕落地的瞬間,兩個高大的黑衣男人走進來,其中一個將曼珠的尸體拖了出去,另一個跪了下來。

              “大王,漠北的奸細已經抓到了,大王要親自審問嗎?”

              “嗯!”獨孤擎臉上閃現出現暴戾的神色,堅毅的嘴唇吐出一句,“跟本王作對的人,下場只有一個,那就是死!”

              ……

              一輪明月高掛于遼闊的夜幕中,用極為殘酷的刑法處死了一個奸細后,獨孤擎獨自來到了一座臨水的小島,一陣清幽的弦樂正從島上精致閣樓內傳來。

              望著三樓那若隱若現,麗如白雪的身影,他原本冷戾的眼神陡然多了一抹脆弱。這樣的神情,出現在那張冷漠的臉上,隱隱令人感到心疼。一個無情無義的男人,竟然也會有黯然神傷的時候?叫人難以置信!

              他猶豫了很久才走到那閣樓前,剛想叫侍婢通傳,她已經走到他面前?!按笸?,王后今日身體不適,讓大王改日再來?!?/p>

              身體不適……又是身體不適……為什么她總要以同樣的借口拒絕他?她就這么不愿見到他嗎?獨孤擎失落又自嘲地笑了。

              已經七年了,為什么她就是不肯原諒他呢?難道她忘了當年三生樹下的約定嗎?她是第一個不嫌他怪異的人,她曾許諾過會永遠陪著他,可為什么連她都不要他了?

              在原地站了很久,獨孤擎最終哀戚地低下頭。他是高高在上的王,將人和人的命運都掌控在手里,隨意擺弄人的生死。然而,即便是他,也會有軟肋,也會有一個女人,叫他愛而不得,身不由己!

              他倔強地轉過身,又恢復了原有的高傲,清冷的聲音飄散在湖面上?!懊魅瘴覇⒊倘ヌ斐?,要一個半月才能回來,你好好照顧自己!”

              他沒有想到,這一行,會遇到一個改變他一生,令他愛得刻骨銘心的女子。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穿越小說排行

            人氣榜

            河曲| 揭西| 宝过图| 海淀| 洛隆| 峨眉| 栾川| 苏尼特左旗| 怒江| 镇雄| 阿拉善左旗| 册亨| 德惠| 葫芦岛| 五大连池| 索县| 磁县| 黄山站| 鹿邑| 晋中| 永春| 宁津| 青神| 融水| 蒲县| 荔波| 武鸣| 本溪| 荣昌| 杜蒙| 三亚| 肇庆| 怀化| 虞城| 武安| 祁阳| 海城| 温岭| 静乐| 濮阳| 新平| 奈曼旗| 临汾| 郑州农试站| 三亚| 麟游| 平阴| 呼兰| 海宁| 交城| 武川| 金溪| 白水| 依兰| 安康| 类乌齐| 启东| 凤台| 富源| 景谷| 梨树| 户县| 康保| 灵寿| 沅陵| 肃宁| 大方| 周至| 合肥| 鞍山| 单县| 瓜州| 吴县东山| 庄浪| 东海| 邳州| 怀远| 清水河| 大城| 赤峰郊区站| 天池| 洪江| 黄石| 浦口| 鸡泽| 全南| 伊金霍洛旗| 余杭| 永善| 沙河| 江口| 乌拉特前旗| 和丰| 吉安县| 上虞| 高淳| 沂水| 哈尔滨| 溧水| 伊金霍洛旗| 麻阳| 泾县| 长岭| 墨竹贡卡| 岳普湖| 合肥| 泰来| 沁源| 尉犁| 罗源| 荥阳| 巩义| 西平| 永济| 莘县| 深州| 成都| 枣庄| 攸县| 翁牛特旗| 安县| 乌审旗| 福海| 连城| 珙县| 西畴| 古蔺| 桑植| 东乡| 乌苏| 金州| 遵义县| 新绛| 名山| 鄂伦春旗| 新绛| 丹阳| 峨眉| 勃利| 万全| 通渭| 余杭| 娄底| 西盟| 盐亭| 长寿| 霍州| 北塔山| 中环| 西丰| 铜鼓| 托克逊| 括苍山| 瓮安| 阳城| 京山| 珲春| 泾川| 巴东| 双流| 昆明| 石景山| 宜良| 巴塘| 镇雄| 从化| 古田| 兴化| 大同| 修文| 吉兰太| 巴里坤| 都兰| 安岳| 永川| 新郑| 荔波| 南宁| 云澳| 阳山| 江门| 惠水| 恩施| 湘阴| 铅山| 贵德| 云龙| 许昌| 陵水| 黄石| 泸水| 山阴| 老河口| 溧水| 遂川| 旅顺| 中泉子| 图们| 斋堂| 武宣| 乌当| 永康| 伊宁县| 东兰| 嘉善| 无极| 霍山| 南宫| 安仁| 班玛| 普格| 武都| 上海| 黄冈| 腾冲| 康保| 比如| 同德| 和田| 扎兰屯| 金川| 德化| 高陵| 德昌| 和丰| 蒙山| 神木| 绩溪| 镇沅| 黄陵| 淮安| 安乡| 深圳| 莫力达瓦旗| 辽阳县| 武汉| 蔡甸| 新昌| 金塔| 海拉尔| 丹阳| 郯城| 北京| 马边| 陈巴尔虎旗| 胶南| 大埔| 舒兰| 安阳| 衡阳县| 博湖| 乌兰| 河口| 石阡| 福安| 庆城| 海兴| 砚山| 常熟| 扎赉特旗| 徐水| 石城| 阳曲| 图里河| 蠡县| 罗田| 赫章| 南宁城区| 肃南| 宝应| 随州| 和政| 且末| 乌斯太| 南召| 榆次| 武川| 修文| 米泉| 广宁| 永昌| 曲江| 浮山| 赣榆| 彝良| 义县| 高唐| 南木林| 辽阳县| 环县| 互助| 商丘| 中卫| 河津| 黔江| 余江| 江安| 利津| 佛冈| 塔城| 惠阳| 阿巴嘎旗| 田阳| 成武| 通城| 永泰| 安顺| 徐闻| 蓬安| 井冈山| 秀山| 拜泉| 茂名| 睢阳区| 大悟| 桓台| 丹寨| 平度| 乐昌| 怀来| 吕泗| 紫云| 农安| 临洮| 高淳| 中牟| 旌德| 龙泉| 当阳| 西和| 汝阳| 佛坪| 南华| 叶县| 沁县| 攀枝花| 海门| 青浦| 吴县东山| 长子| 湖州| 宁都| 密云上甸子| 赫山区| 东丽| 根河| 扎鲁特旗| 宁阳| 永和| 乌审召| 若羌| 苏尼特右旗| 平罗| 河津| 吉安县| 宜阳| 邕宁| 大通| 新化| ??| 沽源| 临县| 聂拉木| 慈利| 邻水| 宁德| 滨海| 蔡家湖| 随州| 昌吉| 东港| 兴仁| 帕里| 深州| 富顺| 丰宁| 林州| 赫章| 引水船| 上犹| 施甸| 双柏| 斋堂| 武川| 巫山| 巴马| 安化| 金坛| 峰峰| 渝北| 内江| 汶上| 马尔康| 民勤| 涪陵| 临邑| 新昌| 瑞金| 临沧| 天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