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好运彩

  • <acronym id="lwlpz"></acronym>
    <dl id="lwlpz"><legend id="lwlpz"><blockquote id="lwlpz"></blockquote></legend></dl>

    <acronym id="lwlpz"></acronym>
    <dd id="lwlpz"></dd>
    1. <var id="lwlpz"></var>
      <meter id="lwlpz"><ol id="lwlpz"></ol></meter>

          1. 精彩小說盡在匣子小說導航網!手機版

            首頁總裁 → 許你一世情深

            許你一世情深

            顧溪 著

            完本免費

              貝小茜凌珂小說大結局出來了,這本小說的名字是《許你一世情深》,作者是顧溪,這是本超級好看的現代言情小說,許你一世情深免費閱讀完整版后講述的是一場陰謀,她嫁給了自己不愛的男人,卻在逐年累月中愛上了他,她本想要好好經營這段婚姻,他卻以愛為名,日夜地折磨她。她拼命地想要挽回婚姻,他卻縱容小三推她下樓流產。終于,她累了,逃了,想要結束了,他卻又將她追回,囚禁在身邊,專制霸道得癡狂……
              A市的晚高峰堵車堵的人幾乎要瘋掉,貝小茜焦灼的看著前邊阻塞的車流長龍,心里越發浮躁。
              她不是個脾氣暴躁的人,但結婚兩年她每次晚回家,都避免不了和丈夫凌珂大鬧一場。
              兩年前她和凌珂大學畢業,畢業典禮的那晚她被人下藥,第二天醒來時才發現自己寸縷未著,身旁躺著的正是大學追了她四年的凌珂。她和凌珂一夜激情的事一早上便在整個同學圈子里傳開,迫于學校和雙方父母的壓力,貝小茜最終和凌珂步入婚姻殿堂。
              這兩年,貝小茜過的并不幸福。
              但她深愛著凌珂,即便這兩年里凌珂對她一直……
              堵車堵了半個小時,貝小茜回到家時,凌珂正坐在沙發上,聲音冷冷地問道:“為什么這么晚回來?”

            21萬字更新:2018/04/13

            在線閱讀

              貝小茜凌珂小說大結局出來了,這本小說的名字是《許你一世情深》,作者是顧溪,這是本超級好看的現代言情小說,許你一世情深免費閱讀完整版后講述的是一場陰謀,她嫁給了自己不愛的男人,卻在逐年累月中愛上了他,她本想要好好經營這段婚姻,他卻以愛為名,日夜地折磨她。她拼命地想要挽回婚姻,他卻縱容小三推她下樓流產。終于,她累了,逃了,想要結束了,他卻又將她追回,囚禁在身邊,專制霸道得癡狂……

            免費閱讀

              A市的晚高峰堵車堵的人幾乎要瘋掉,貝小茜焦灼的看著前邊阻塞的車流長龍,心里越發浮躁。

              她不是個脾氣暴躁的人,但結婚兩年她每次晚回家,都避免不了和丈夫凌珂大鬧一場。

              兩年前她和凌珂大學畢業,畢業典禮的那晚她被人下藥,第二天醒來時才發現自己寸縷未著,身旁躺著的正是大學追了她四年的凌珂。她和凌珂一夜激情的事一早上便在整個同學圈子里傳開,迫于學校和雙方父母的壓力,貝小茜最終和凌珂步入婚姻殿堂。

              這兩年,貝小茜過的并不幸福。

              但她深愛著凌珂,即便這兩年里凌珂對她一直……

              堵車堵了半個小時,貝小茜回到家時,凌珂正坐在沙發上,聲音冷冷地問道:“為什么這么晚回來?”

              她放外套的手頓了頓,朝他看去,他面部線條僵冷,燈光之下,他眼眸微瞇地盯著她。

              “今天有個急用廣告,我加班完成,路上又堵車所以回來晚了,你還沒吃飯吧?”她聲音溫柔地問著,坐到他身旁,將帶回來的盒飯打開。

              啪!

              飯菜盒子毫無預兆的被凌珂揮開,撒了一地,把貝小茜嚇了一跳。

              她連忙看向了凌珂,只見他雙眸冷冷地盯著她,“貝小茜,你準備撒謊到什么時候?”

              “我說的是實話……”

              她的話還沒說完,就被他大力地捏住了下巴,她痛得皺眉,卻一聲都沒吭。

              他咬牙切齒地道:“你又去見他了吧?貝小茜,你真夠賤!”

              結婚三年,凌珂不是第一次這么對她,貝小茜心尖微微一縮,那種心痛的感覺瞬間蔓延至全身。

              “凌珂,你是我的丈夫,你怎么可以這么說我?”

              覺得委屈嗎?

              不,其實,她早就已經習慣了不是嗎?

              自從結婚后,他就對她一貫的冷漠,還有層出不窮的罪名扣在她身上,讓她身心俱疲。就因為他婚前看了她曾經在大學時期寫下的日記,那本日記里有她大學時期深愛的男人。

              可是,自從結婚后,她的身體和她的心統統都給了眼前這個男人!

              即便如此,卻還是換不回他哪怕一點點的信任。

              三年的付出,始終抵不過一句“我不信你”。

              “呵呵……”凌珂冷笑一聲,“你還知道我是你的丈夫!”

              話落,凌珂就站了起來,大掌抓住她的手臂,強行將她推入浴室。

              他的動作蠻橫,絲毫沒有給她反抗的余地,她隱約聞到他身上濃烈的酒氣。

              他喝酒了!

              “啪”的一聲,凌珂從外關上了浴室的門,他森冷地聲音傳來:“給我好好地洗澡,別讓我再從你的身上聞到屬于他一絲一毫的味道!”

              隔著磨砂玻璃,貝小茜看著他模糊的身影,看見他回了房間。

              貝小茜輕嘆了一口氣,脫了身上的衣服,扭開熱水器的噴霧開關,溫水沖洗在她的身上,卻洗不去她心里的寒意。

              她摸了摸自己還平坦的小腹,想著今天下去醫生提醒自己的話:“你會暈倒是因為你懷孕兩個月,以后不要太過勞累,孕婦需要注意休息?!?/p>

              雖然這是一個意外的驚喜,但是,不久的將來她就要當媽媽了,會有一個小團子軟軟甜甜地依偎在她的懷里,這種感覺讓她的嘴角微微勾起。

              如果凌珂知道這個喜訊的話,他會不會跟她一樣高興?

              嘭!

              浴室的門突然被人從外推開。

              貝小茜回頭,看到凌珂大步走了進來,她詫異,“凌珂……”

              他煩悶的扯掉領帶,脫掉襯衣,一把將她抵在浴室的墻上,寬厚的大手重重地捏住她的腰,他低頭就狠狠地吻上她的唇!

              貝小茜被他顯得粗暴的動作嚇到,好不容易地推開了他,她喘著氣,“凌珂,你……”

              “他永遠都休想得到你!”他冷冰冰的一句話丟下來,薄唇的唇兇狠地吻上她,扯掉了自己身上的衣服要對她用強。

              貝小茜被他這種兇猛的動作弄得心里一陣擔憂,忙伸出手要推開他,“凌珂,你不要這樣,我……唔……”

              她還沒來得及說什么,話語全被他吞沒在他帶著懲罰的吻中。

              貝小茜試圖推開他,他卻更加強硬的抵著她,她越是掙扎,他的力氣越大,憤怒也越發明顯,在她沒有絲毫準備的情況下,他生生的沖入她的體內,動作像極了一頭怒火中燒的獅子。

              浴室里的水聲哇啦啦地流著,已經聽不清是貝小茜的求饒聲,還是流水流動的聲音。

              察覺到她的嗚咽,凌珂突然停下了動作,深眸猩紅的盯著她。

              貝小茜近乎虛脫的回過神來,看到他眸中夾雜著欲念的怒意,她的整個心就開始往下沉,她自始至終都明白,凌珂根本就不喜歡她,他會跟她結婚完全是因為兩年前那場出乎意外的一夜荒唐。

              若不是因為他家里人施加的壓力,他怎會娶她。

              可她現在懷了他的孩子,他卻還這樣折磨著她。

              心底的痛苦在一瞬間爆發出來,貝小茜什么話都說不出來,眼淚卻決堤了般的泛濫。

              她明白,無論她說什么都無濟于事,因為他根本就不相信她。

              看著她淚眼決堤的模樣,凌珂猩紅的眸子隱忍的幽沉了幾分。

              即使他們結婚兩年了,她心里還是忘不了盛磊,跟他做竟然讓她覺得如此痛苦!

              凌珂心里頭堵得慌,一陣陣地隱隱作痛。

              他猛然地退出,推開了她,他自己去沖洗,之后,沉默地轉身離開了浴室。

              他不想看到她的眼淚,更不想看到她因為別的男人用那種痛苦的表情面對他。

              “啪”的一聲,浴室的門又被重新重重的關上。

              空蕩的浴室恢復如初,就好像凌珂沒有進來過一樣,貝小茜像個被丟棄的娃娃一樣癱軟的坐在地上,只有她身上的傷痕和心里的痛苦才能讓她清醒。

              也不知道哭了多久,貝小茜撐著墻壁緩緩地站了起來,查看了一下自己的身下,還好沒有出血,還好孩子平安無事。

              她重新沖洗了一遍,穿好睡衣出來。

              房間的門緊閉著,貝小茜手搭在門把上,正在遲疑,門突然被打開了。

              她抬眸,對上凌珂那雙幽沉深邃的眸子,心,微顫了一下。

              他又穿上了黑色西褲,白色襯衫,打著深紫色領帶,衣冠楚楚,卻淡淡地瞥了她一眼,便從她身邊擦肩而過,出了門。

              貝小茜愣愣的看著離去的背影,想要問他去哪的話,突然就哽在喉間說不出口。

              回應她的只有關門聲,他從來都是這樣,無論去哪里從來都不跟她說,即使夜不歸宿也毫無解釋。

              貝小茜早已經習慣了,但心里還是難免空落落的,他是她的丈夫啊,兩年的相處,他們依舊形同陌路。

              躺在床上輾轉反則,貝小茜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時候睡過去的。

              早上,鬧鐘不停地響著,她習慣性的關了鬧鐘,一個翻身,手搭在了有溫度的肌膚上……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總裁小說排行

            人氣榜

            白银| 延川| 通辽钱家店| 和田| 德宏| 东安| 肥乡| 绿葱坡| 茂县| 草河口| 藁城| 峄城| 托里| 高唐| 青岛| 乐亭| 蛟河| 仁怀| 丰县| 木兰| 厦门| 峄城| 景谷| 龙口| 泸水| 柞水| 信阳地区农试站| 化隆| 河卡| 裕民| 新乡| 彭阳| 绍兴| 新建| 石炭井| 安达| 塘头| 哈密| 隆安| 徐州农试站| 代县| 宁德| 元江| 高陵| 白银| 鄂州| 定远| 云霄| 来凤| 南阳| 和静| 满都拉| 康山| 和硕| 青龙山| 黟县| 聊城| 花溪| 新巴尔虎左旗| 磴口| 休宁| 贡山| 临河| 淮阴| 南昌| 九江| 潜山| 延津| 沙湾| 屯留| 河卡| 东胜| 茶陵| 河间| 番禺| 日喀则| 永新| 通化| 祁连| 绥宁| 邯郸| 崇武| 巴塘| 巴南| 平谷| 云阳| 宜兰| 太仓| 玉环| 宕昌| 库车| 玉山| 定南| 包头| 金坛| 林甸| 八宿| 瑞昌| 合浦| 容城| 壶关| 宁津| 秦安| 久治| 招远| 隆尧| 板栏| 芜湖县| 肇东| 望谟| 石泉| 丹棱| 炮台| 余江| 拐子湖| 赤城| 黄石| 珊瑚岛| 郴州| 平台| 满都拉| 凤冈| 庐江| 宜昌| 巴仑台| 万山| 阜南| 布尔津| 福清| 马站| 封开| 庆云| 吉水| 都安| 阳曲| 临夏| 香港| 赤峰| 朝克乌拉| 将乐| 镇远| 宁化| 德兴| 隆德| 三河| 湄潭| 陶乐| 蓝田| 崇庆| 昌吉| 金平| 石岛| 融安| 泊头| 西吉| 沐川| 魏山| 沈阳| 广平| 沁县| 察哈尔右翼后旗| 平山| 集宁| 象州| 赫山区| 临江| 吉首| 礼县| 大安| 淅川| 北安| 海东| 华蓥山| 汨罗| 宝过图| 东港| 滦平| 任县| 轮台| 吐鲁番东坎| 北安| 魏山| 榕江| 麦积| 浑源| 腾冲| 玛曲| 绿春| 玛多| 金山| 乌拉盖| 靖宇| 达坂城| 绥芬河| 简阳| 甘洛| 中山| 洛隆| 冷湖| 志丹| 辽中| 三都| 阜阳| 福山| 陆川| 海原| 博克图| 冀州| 金溪| 福贡| 大柴旦| 灵邱| 台江| 肇州| 阳高| 石岛| 蔡家湖| 屏山| 大关| 盐亭| 太仓| 邢台县浆水| 仁化| 芜湖| 乐亭| 新田| 成武| 冷水滩| 崇庆| 淳化| 长兴| 宁河| 唐山| 青州| 姜堰| 兰溪| 钟祥| 杞县| 玛曲| 玉树| 济阳| 达拉特旗| 佳县| 庆安| 颍上| 满洲里| 吉兰太| 青州| 六枝| 清水河| 东兴| 兖州| 松溪| 柳城| 平台| 吴桥| 宝鸡县| 正安| 西充| 九江| 贵德| 杭锦旗| 定边| 鄂尔多斯| 林西| 黟县| 海兴| 京山| 海城| 谷城| 雷山| 梅河口| 彭县| 苏家屯| 英山| 仙居| 高淳| 仙居| 肃北| 枣庄| 阳高| 高平| 绥棱| 庐江| 成山头| 内乡| 绥滨| 博爱| 象州| 和田| 贵溪| 巧家| 满都拉| 郫县| 富民| 柳城| 上思| 梁平| 潼南| 双江| 晴隆| 宁乡| 沈丘| 香日德| 察隅| 正镶白旗| 隆安| 商城| 那坡| 淄川| 常州| 台北市| 乐安| 弥勒| 义县| 无极| 宁武| 清河| 万荣| 枣强| 徐家汇| 武川| 象州| 石台| 万全| 仙游| 额济纳旗| 建昌| 枣阳| 石屏| 大石桥| 黄山区| 吕梁| 叶县| 清流| 乐至| 色达| 涟源| 龙岩| 恩施| 夏邑| 献县| 壤塘| 武义| 八宿| 长海| 湄潭| 岗子| 屯溪| 砚山| 介休| 开化| 四会| 盈江| 柳河| 朝阳| 山阳| 眉县| 乐亭| 太仆寺旗| 马鬃山| 吕泗渔场| 金山| 木垒| 海城| 黔阳| 成安| 宜良| 东阿| 平塘| 敦化| 白水| 开封| 泸定| 金山| 平山| 富县| 玛沁| 昌吉| 镇坪| 武乡| 盖州| 蒲江| 丰县| 平鲁| 灵山| 登封| 石柱| 台前| 澜沧| 郓城| 衡阳| 海渊| 邢台| 哈密| 永登| 祁连| 乌鲁木齐牧试站| 江门| 丰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