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好运彩

  • <acronym id="lwlpz"></acronym>
    <dl id="lwlpz"><legend id="lwlpz"><blockquote id="lwlpz"></blockquote></legend></dl>

    <acronym id="lwlpz"></acronym>
    <dd id="lwlpz"></dd>
    1. <var id="lwlpz"></var>
      <meter id="lwlpz"><ol id="lwlpz"></ol></meter>

          1. 精彩小說盡在匣子小說導航網!手機版

            首頁言情 → 毒妃重生:狼性王爺欺上身

            毒妃重生:狼性王爺欺上身

            笒夏 著

            完本免費

              毒妃重生:狼性王爺欺上身,非常明顯的一本古代重生小說,主角是沈憐霜鳳婁,前一世,沈憐霜是一個被姐姐和繼母嫌棄的存在,不僅平日里百般刁難,甚至還在暗地里將沈憐霜折磨致死,重生歸來之后,她不再是那個扔人揉捏的軟柿子,不僅要奮力還擊,還要保護好自己身邊的親人,心思縝密、與敵人斗智斗勇,奈何還是沒有逃過某王爺的手掌心。
              刺骨的寒冷從頭頂蔓延到全身,憐霜一個機靈,艱難的睜開了雙眸,恢復神智,她隱約嗅到四周潮濕的空氣中散發著一種腐爛的臭味。
              眼前是無盡的黑暗,憐霜努力的瞪大雙眼,想看清自己身處何,卻是徒勞。她試圖想活動一下僵硬的手腳,卻發現自己的四肢被困在木架上用繩子綁得死死的,只是輕輕的一動就能感覺到一陣清晰的疼痛。
              她使勁的掙扎著,想要擺脫惱人的禁錮卻無能為力,隱約中,她聽見一陣腳步聲朝著這邊走來,不由神經一緊,警惕的喊道,“誰!”
              回答她的是不斷靠近的腳步聲,漆黑中,憐霜只覺得一股涼風從某個方向吹來,寒氣不斷地侵入她的四肢百骸。
              脖子沒有預兆傳來的疼痛奪走了她的呼吸,她無比清晰的感覺到捏住她喉頭的指關節的冰冷,隨著喉頭處那道力量慢慢的加大,憐霜的呼吸一點一點的被掐斷。
              “賤人,沒想到你也有今天吧?!笔煜ざ吧穆曇?,似笑非笑的口吻,聽得憐霜渾身發怵,她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那聲音?????????

            75萬字更新:2018/04/16

            在線閱讀

              毒妃重生:狼性王爺欺上身,非常明顯的一本古代重生小說,主角是沈憐霜鳳婁,前一世,沈憐霜是一個被姐姐和繼母嫌棄的存在,不僅平日里百般刁難,甚至還在暗地里將沈憐霜折磨致死,重生歸來之后,她不再是那個扔人揉捏的軟柿子,不僅要奮力還擊,還要保護好自己身邊的親人,心思縝密、與敵人斗智斗勇,奈何還是沒有逃過某王爺的手掌心。

            免費閱讀

              刺骨的寒冷從頭頂蔓延到全身,憐霜一個機靈,艱難的睜開了雙眸,恢復神智,她隱約嗅到四周潮濕的空氣中散發著一種腐爛的臭味。

              眼前是無盡的黑暗,憐霜努力的瞪大雙眼,想看清自己身處何,卻是徒勞。她試圖想活動一下僵硬的手腳,卻發現自己的四肢被困在木架上用繩子綁得死死的,只是輕輕的一動就能感覺到一陣清晰的疼痛。

              她使勁的掙扎著,想要擺脫惱人的禁錮卻無能為力,隱約中,她聽見一陣腳步聲朝著這邊走來,不由神經一緊,警惕的喊道,“誰!”

              回答她的是不斷靠近的腳步聲,漆黑中,憐霜只覺得一股涼風從某個方向吹來,寒氣不斷地侵入她的四肢百骸。

              脖子沒有預兆傳來的疼痛奪走了她的呼吸,她無比清晰的感覺到捏住她喉頭的指關節的冰冷,隨著喉頭處那道力量慢慢的加大,憐霜的呼吸一點一點的被掐斷。

              “賤人,沒想到你也有今天吧?!笔煜ざ吧穆曇?,似笑非笑的口吻,聽得憐霜渾身發怵,她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那聲音?????????

              “咳咳——”女子忽的松開掐住憐霜脖子的手,憐霜猛地一口呼吸嗆得說不出話來。

              調整好呼吸,憐霜顧不得喉頭火辣辣的疼痛,啞著嗓子喊道,“沈碧如!”

              她的聲音顫抖著,她不敢相信,然而事實就在眼前,她又不得不信,原來一切的一切,都是她這個好妹妹的陰謀。

              心痛,就像是被刀子狠狠的插進心房一般的疼痛。

              往日美好的回憶分明那么的真實,到了今日,卻發現那竟然全都是假的,這叫她要如何承受。

              “我的好姐姐,這些日子不好受吧?!鄙虮倘缧揲L的手指勾起憐霜的下巴,嬌笑著說道。

              在自己和母親被關進柴房的時候,她還在想,這一切都是后院爭風吃醋的女人有意陷害,姨娘和妹妹一定會還母親一個清白的,可如今看來,這一切的罪魁禍首卻是她們母女,是她們沆瀣一氣早就密謀好了的。

              “你們想干什么?!睉z霜眉頭緊緊的皺在一起,冷冷的音調帶著質問。

              “不干什么,只是想毀了你的花容月貌?!鄙虮倘鐙尚σ宦?,殘忍的話說的漫不經心,憐霜聽得一陣頭皮發麻。

              她沒想到沈碧如竟狠毒到了這個地步。

              刀子的寒氣的逼進臉龐,憐霜本能的要避開,速度卻不及沈碧如的手快。

              “??!”刀鋒一寸一寸的嵌入臉頰,錐心的疼痛,就像是千萬只螞蟻在啃噬,憐霜難以抑制的慘叫一聲險些又暈了過去。

              黑牢中,她的慘叫一聲緊接著一聲的回蕩著,甚是凄厲。

              她粗喘沉重的呼吸,伴隨著石壁間滴水的聲音,讓這黑牢的氣氛又森冷駭人了幾分。

              這寒冷的冬季,僵冷的身子卻滲透著密密麻麻的汗水,憐霜倔強的仰起頭,瞪著那看不清的聲音,冷冷道,“沈碧如,人在做,天在看,總有一天你會遭到報應的!”

              “呵,報應,這就是你的報應!”沈碧如冷笑一聲,揮手又是一刀。

              這一次,仿佛沒有方才那樣的疼,憐霜只是倒吸了一口冷氣,死死的咬著牙關,沒有叫出聲來。

              “沈憐霜,你搶走我的一切,這便是老天給你的報應!”沈碧如笑得森然,清淺的呼吸打在憐霜的臉上,讓憐霜的背脊又涼了幾分。

              “你以為你用這樣骯臟的手段殺了我,錢堯就會和你在一起了嗎?”憐霜嘴角噙著一絲嘲諷的笑意,冷冷的說道。

              她以為,沈碧如做到這一步,不過是因為錢堯。

              “哈哈——”聞言,沈碧如莫名的狂笑起來,這笑聲透著的不祥,讓憐霜很是不安。

              “沈憐霜你說你可笑不可笑,你那歌妓娘親在府中和男人私通被爹爹逮個正著,別說你最初身份不明就來到府中,如今發生這樣的事情,只怕你也是岳美娘和哪個男人干下齷齪事生下來的孽種!你說,堯哥哥會娶你這樣骯臟的女子嗎?”沈碧如字字如針,一寸一寸的刺進憐霜的心頭,。

              “何況,你的臉從現在開始會一點一點的潰爛,就算堯哥哥曾對你有一分的感情,現在也只會厭惡吧?!毙揲L的手指輕撫過憐霜慘白的臉,指尖的溫度像是來自冰窖,那股寒冷,一直冷到骨髓。

              “你胡說!是你們!是你們陷害我娘!”她歇斯底里的哭喊著,瞪大的眼眸恨不得將面前的人兒撕碎,這一刻,她可以什么都不在乎,可是她的娘親,她絕對不容許他們有半分的詆毀。

              “真是母女情深啊,現在你只身都難保,還在替她說話?!鄙虮倘缰S刺的笑著,“不用著急,我這就帶你去見你那低賤的歌妓娘親?!?/p>

              那一聲一聲的歌妓很是刺耳,讓憐霜恨不得上去撕爛沈碧如的那張嘴。

              “沈碧如,我詛咒你們,詛咒你們不得好死!”憐霜一字一頓的從齒縫間咬出這句話來,字里行間綿綿的恨意讓沈碧如有一瞬的不安“來人啊,將這個賤人帶下去!”沈碧如皺了皺眉頭,身子往后退了一步,隨后便有兩個人朝著憐霜走來。

              四肢的禁錮被解開,憐霜卻沒有半分的力氣支撐沉重的身體,只能任由自己重重的跌在了地上,堅硬的石頭磕在她瘦弱的身上,卻沒有想象的疼痛,許是痛的麻木了。

              三兩個小廝,毫不憐惜的將她拖出黑牢。

              黑暗的另一邊,陽光燦爛,冰雪消融,暖陽打在身上,憐霜卻絲毫覺察不到溫暖。

              “真正是不知廉恥!”

              “這樣的人就是應該被浸豬籠!”

              剛出來,尖銳刻薄的謾罵聲便不停的傳入憐霜的耳中。

              循聲望去,河邊圍著一群人,聲音便是從他們那里傳來的。

              他們的臉上,無不掛著鄙夷嫌棄的表情,而被他們圍在中間的女子,一頭凌亂的發,臟亂的衣衫,身子匍匐在地上,一動不動的承受著這一切。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合江| 德令哈| 惠农| 新乡| 德令哈| 酒泉| 小渠子| 涞水| 安宁| 淮安| 阳高| 金阳| 安平| 阳新| 长顺| 包头| 乌拉特后旗| 慈利| 融水| 毕节| 汉川| 普兰| 临邑| 科尔沁右翼中旗| 梁山| 集安| 上川岛| 保定| 黔西| 呼和浩特市郊区| 峨眉| 西安| 武城| 凤冈| 长子| 清水河| 青龙| 吴堡| 凤山| 长乐| 甘德| 融水| 平安| 扶余| 阿尔山| 单县| 维西| 繁峙| 黄石| 三门| 荣县| 新建| 建阳| 西吉| 鸡公山| 香港| 青川| 湟中| 凤城| 青铜峡| 自贡| 包头| 略阳| 永登| 开化| 新巴尔虎右旗| 汕尾| 新竹市| 禄劝| 珠海| 罗山| 代县| 沾益| 金乡| 沐川| 隰县| 乐清| 石棉| 滑县| 浏阳| 炮台| 靖远| 昆山| 绍兴| 临洮| 秦皇岛| 牟定| 安仁| 华亭| 静乐| 巴马| 锦屏| 洛川| 新都| 饶阳| 尼木| 仁怀| 江川| 康平| 巴南| 隆尧| 肃宁| 兰屿| 伊宁| 澄城| 德宏| 玉树| 于洪| 新县| 忻城| 饶阳| 奇台| 茶陵| 黄骅| 夏县| 满洲里| 大理| 昌宁| 辰溪| 额敏| 荣成| 元谋| 淮阴县| 来宾| 淅川| 天等| 商洛| 尤溪| 克山| 杂多| 济源| 安陆| 新昌| 浠水| 林州| 民和| 朔州| 顺义| 福州| 察布查尔| 蓬溪| 天池| 大竹| 宝鸡| 湘潭| 南川| 肃宁| 五莲| 鄂州| 福州郊区| 宁河| 徐家汇| 建阳| 启东| 顺平| 井研| 吕泗| 阿鲁科尔沁旗| 西乡| 东沙岛| 海淀| 哈密| 番禺| 梅河口| 翁源| 都安| 万州龙宝| 定日| 青铜峡| 门头沟| 高淳| 潍坊| 乌海| 罗江| 伊吾| 石林| 漳县| 什邡| 吕梁| 郏县| 思南| 博白| 汪清| 科尔沁左翼后旗| 邳州| 十堰| 温州| 驻马店| 遮浪| 南陵| 普兰| 长海| 绩溪| 夏县| 南平| 临猗| 淮阴| 遂宁| 甘泉| 番禺| 碌曲| 呼和浩特| 新丰| 定陶| 陇西| 永寿| 石家庄| 宜良| 佛山| 确山| 中阳| 北川| 宁阳| 防城| 阿里| 澧县| 五寨| 张家川| 高陵| 长垣| 汝阳| 无为| 凤台| 沭阳| 内乡| 景泰| 大连| 泸溪| 宁陕| 松桃| 威海| 思南| 小二沟| 本溪县| 新都| 南皮| 镇坪| 东平| 平罗| 和布克赛尔| 武安| 广饶| 正镶白旗| 石楼| 五常| 凤冈| 南乐| 双阳| 玉环| 桦甸| 兴山| 个旧| 靖边| 确山| 雷州| 儋州| 华阴| 济南| 隆德| 成山头| 定南| 杭州| 舞阳| 涉县| 西盟| 环县| 怀仁| 台安| 绵阳| 乌鞘岭| 石台| 平鲁| 吉首| 蓝田| 漳平| 辽源| 吐鲁番| 双阳| 邹城| 沙雅| 昌乐| 太原南郊| 商洛| 科尔沁左翼后旗| 攸县| 和布克赛尔| 灵宝| 阜平| 芜湖| 昌宁| 萝北| 西宁| 确山| 沙县| 泗县| 闽清| 宿州| 海东| 中泉子| 昆山| 皮山| 大足| 泰州| 柳林| 金阳| 麦盖提| 舍伯吐| 西盟| 曲阳| 平罗| 平和| 弥渡| 绥化| 鹤岗| 新竹县| 中宁| 炮台| 朱日和| 临淄| 集贤| 新晃| 丹凤| 穆棱| 邓州| 灵川| 富平| 龙南| 海口| 彬县| 新安| 瓮安| 达川| 安龙| 双峰| 瑞金| 嵊泗| 共和| 通辽钱家店| 吴江| 柯坪| 鲁甸| 乌恰| 清兰| 鄯善| 汶川| 辽阳县| 眉山| 托克托| 红安| 东兴| 荔浦| 恒春| 双城| 鹤山| 瑞丽| 彭县| 滑县| 句容| 恩施| 南乐| 建德| 贵德| 石拐| 仙桃| 南宁| 乌审旗| 洪湖| 天全| 会泽| 石屏| 禄劝| 遂溪| 新干| 迭部| 任丘| 信都| 桑植| 邹城| 泸州| 轮台| 水城| 和林格尔| 通道| 苏尼特右旗| 海渊| 深泽| 索伦| 佛坪| 麦盖提| 遂平| 安德河| 盱眙| 布尔津| 利津| 白日乌拉| 晋城| 内江| 广平| 长垣| 台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