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好运彩

  • <acronym id="lwlpz"></acronym>
    <dl id="lwlpz"><legend id="lwlpz"><blockquote id="lwlpz"></blockquote></legend></dl>

    <acronym id="lwlpz"></acronym>
    <dd id="lwlpz"></dd>
    1. <var id="lwlpz"></var>
      <meter id="lwlpz"><ol id="lwlpz"></ol></meter>

          1. 精彩小說盡在匣子小說導航網!手機版

            首頁言情 → 有賊搶內丹

            有賊搶內丹

            茶七 著

            完本免費

              狐妖嬋九劍仙寒山小說全文大結局,這本小說的名字是《有賊搶內丹》,小說作者是茶七,有賊搶內丹全文在線閱讀后講述的是狐妖嬋九趁著師父柳七被人抓走,下山作祟,遇到了同樣下山歷劫的昆侖派劍仙寒山,寒山毫不猶豫奪走了她的內丹(冷漠臉)?!F在有沒有人指條明路啊?妖沒有內丹該怎么活啊啊啊啊……
              “小哥哥,”嬋九摟著身下人的脖子膩膩地說,“天寒地凍的,你一個人在外頭,是不是很辛苦,很寂寞呀?”
              底下人抖得跟篩糠一樣,說:“姑姑姑娘大王……女神仙仙佛佛佛祖祖奶奶奶饒命……我我我上有八十歲老娘,下、下有不滿周歲孩子,求求求姑娘爺爺……爺爺王王王爺爺饒饒饒饒……”
              “饒的,饒的,你乖乖哈,看把你嚇的?!?br />   連王爺都喊出來了。
              嬋九原本是斜坐在他腿上的,此時把衣裙下擺撩起,以一種奇怪的姿勢纏住他的腰,“我等一下輕輕的,保證不把你弄疼?!?br />   “饒饒饒饒……我我……姑姑姑姑……”

            40萬字更新:2018/04/16

            在線閱讀

              狐妖嬋九劍仙寒山小說全文大結局,這本小說的名字是《有賊搶內丹》,小說作者是茶七,有賊搶內丹全文在線閱讀后講述的是狐妖嬋九趁著師父柳七被人抓走,下山作祟,遇到了同樣下山歷劫的昆侖派劍仙寒山,寒山毫不猶豫奪走了她的內丹(冷漠臉)?!F在有沒有人指條明路啊?妖沒有內丹該怎么活啊啊啊啊……

            免費閱讀

              “小哥哥,”嬋九摟著身下人的脖子膩膩地說,“天寒地凍的,你一個人在外頭,是不是很辛苦,很寂寞呀?”

              底下人抖得跟篩糠一樣,說:“姑姑姑娘大王……女神仙仙佛佛佛祖祖奶奶奶饒命……我我我上有八十歲老娘,下、下有不滿周歲孩子,求求求姑娘爺爺……爺爺王王王爺爺饒饒饒饒……”

              “饒的,饒的,你乖乖哈,看把你嚇的?!?/p>

              連王爺都喊出來了。

              嬋九原本是斜坐在他腿上的,此時把衣裙下擺撩起,以一種奇怪的姿勢纏住他的腰,“我等一下輕輕的,保證不把你弄疼?!?/p>

              “饒饒饒饒……我我……姑姑姑姑……”

              “其實不是姑娘啦,”嬋九笑道,“我本事差,只學了兩般變化,要么女……”

              她啪地打了個響指:“要么男?!?/p>

              身底下的人暈了過去。

              “……”嬋九伸出右手,輕輕給了自己一巴掌:“吃東西就吃東西,干什么老嚇唬人家,沒道理啊?!?/p>

              其實她根本不會變男身,只會突然長一點胡茬玩,畢竟女變男是很復雜的生理行為。

              某些大妖怪能夠在瞬間變幻性別,但她不是大妖怪。

              嬋九依舊跨騎在那人身上,摸著他的丑臉,愛意盈盈地說:“這位小哥哥,你知不知道變成男的很消耗妖力?我最多只能堅持數三下,一,二,三!砰!你看變回來了吧?現在委屈你了,我要開始吃你了?!?/p>

              她張開嘴剛要朝對方壓過去,突然一道法術擊在她后心,將她打出去一丈多遠。

              她滾了幾滾爬起來,雖然痛徹心扉,但是不敢停留,甚至不敢細看是誰偷襲了她,而是反應極快埋頭就跑!

              那法術不緊不慢地追著她,有時打在后心,有時肩頭,有時打在腰上,灼燒得她咬牙切齒,但顯然不想要她的命。

              她跑得不慢,足尖一點能躥出去一兩丈,可惜還是讓那法術在背后打了十七八下,衣服都燎破了!

              她回頭罵道:“要殺便殺,不要燒人家衣服!做一件耗費人家裁縫半個月工夫,你虧心不虧心?!”

              對方根本不理,照打不誤。

              終于,嬋九在茫茫雪原中看見了一個小點,小點越來越大,變成了一間破屋,那是她的老窩土地廟。

              神明庇佑!

              嬋九暗想:虧得沒走遠,今天如果能平安躲過這一劫,我再給您老人家燒紙錢!

              她飛身遁入土地廟,最后一個追擊的法術打在缺了半邊的廟門上,震得屋檐上的積雪撲簌簌往下落。

              嬋九一頭扎進角落的枯草堆中,半天不敢喘氣。過了許久,她伸手去摸后背,發現并沒有傷口,但依舊疼得鉆心。

              他\娘的,又是那家伙!

              她從草堆里爬起來,把滿頭滿身的亂草捋下去,怒道:“呸呸呸,好個陰魂不散!害我吃了滿嘴的草,那廝到底是人是妖是鬼是魔?!”

              總之肯定不是人了,凡人的話,躲避嬋九還來不及。

              她直覺對方已經跟來了,所以無論如何也不敢往門口挪一步。

              這廟里已經沒了神像,只剩下殘垣斷柱以及幾只破舊不堪的蒲團。西北角的黃泥墻坍塌得只剩一尺來高,朔風從破口處呼呼地灌了進來。

              嬋九背風而坐,雙手攏在袖子里,銀白色的長發上漸漸覆蓋了一層雪。

              她并不怕冷,說不定此時她的身體比雪還要冷些。

              也不是妖。她恨恨想:否則我三里之外就能察覺。

              更不是鬼,孤魂野鬼通常孱弱,而厲鬼卻沒什么思維。

              至于魔么……

              若是魔的話,嬋九三天前就死了。

              雪越下越大,天色將晚。

              嬋九微微低著頭盤坐在蒲團上,纖長的手指在大腿上一下一下地敲:凜凜、嚴、凝……暮氣、昏、昏……來者、何、人……與、我、何……

              然后她從殘缺的門板縫隙里看到了一個人。

              對方也盤坐在雪地里,竟然也不怕冷。

              嬋九猜測對方也能看見他,至少能感應到他,因此明明心如油煎,卻故意裝作滿不在乎,好像盤在自己洞里一樣。

              來者不善,她今天八成是要死了。

              剛才準備要吃的凡人,是她三天來遇見的第一口食物。

              三天,三十六個時辰。

              ——她繼續一下下地敲:還剩兩個時辰。

              那九成是要死了。

              她與廟外之人周旋將近三天,對方一直沒下殺手,原先她以為對方動了惻隱之心,現在才發覺人家只是不愿意弄臟了手,想讓她自生自滅。

              嬋九是狐妖,剛剛修有小成……也許算得上小成吧。

              好比剛呱呱墜地的嬰兒,此時的狐妖脆弱極了,三天不吸人精氣必死無疑。

              就算修行過了五百年,成了九尾狐貍,隔三岔五也得找個凡人開葷,吸點兒精氣潤潤喉——妖怪也是需要呵護的生物。

              人們通常以為狐貍迷惑人時需要與人交合,其實非也,嘴對嘴吸精氣就好。凡人是自戀的,妖怪并不屑于與人顛鸞倒鳳,人爽了,他們不爽;他們爽了,人死了。

              所以但凡稍有點兒作為狐妖的自尊,都懶得去與蠢鈍油膩的食物卿卿我我。你會和待宰的豬牛羊兔雞鴨鵝談感情嗎?不會吧。

              不單是狐貍,絕大部分能修煉成妖的飛鳥走獸魚蟲都狡黠涼薄,改不了害人吃人喝人精血的天性,它們如果不放縱荒yin,一心向善,還陪著道學先生們玩兒什么溫良恭儉讓,那才是見了鬼了。

              幸好世上的妖不太多,否則凡人不夠吃。

              嬋九在洞中才修煉了一百一十年,連第二條尾巴都沒長出來,本來不應該下山的,但她皮癢,非追著趕著要下山不可。

              早知今日,何必當初啊!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盐津| 万州龙宝| 磴口| 且末| 土默特右旗| 永年| 繁昌| 伽师| 通辽钱家店| 涟源| 九台| 颍上| 石拐| 万载| 玉溪| 北镇| 吴忠| 靖安| 英山| 化隆| 察隅| 雄县| 龙胜| 靖安| 深州| 永州| 右玉| 兴仁堡| 闽侯| 蒙自| 洛阳| 咸丰| 乐昌| 峨眉| 秀山| 禄劝| 麻江| 岑巩| 江华| 山南| 汉沽| 资溪| 沂源| 越西| 绥宁| 莫力达瓦旗| 珊瑚岛| 喀什| 开平| 贵港| 宁陕| 长岛| 泰山| 嘉善| 江安| 东乌珠穆沁旗| 响水| 和政| 晋中| 恒春| 陇县| 温岭| 西乌珠穆沁旗| 建昌| 静宁| 蔡甸| 宜黄| 建宁| 綦江| 长岭| 萝北| 邛崃| 芜湖| 定陶| 四子王旗| 武乡| 钟山| 汤阴| 嘉义| 诏安| 科尔沁左翼中旗| 新余| 栾城| 临朐| 庆阳| 兴县| 吉县| 开原| 乐山| 和田| 宽甸| 会同| 邳州| 富民| 乌鲁木齐牧试站| 苏州| 江津| 寻乌| 金秀| 赤峰| 绛县| 乡宁| 米泉| 昌乐| 岫岩| 南宁城区| 加格达奇| 磁县| 珠海| 双江| 老河口| 佛爷顶| 集安| 大陈| 海城| 遂昌| 雷波| 牟平| 金湖| 颍上| 黄山区| 苏州| 青州| 察哈尔右翼中旗| 晋城| 台安| 封开| 英吉沙| 德清| 北戴河| 文水| 资阳| 桓仁| 阿里| 连州| 凭祥| 新乐| 藁城| 长海| 平原| 垣曲| 凌源| 科尔沁左翼后旗| 南川| 丹巴| 龙门| 景泰| 阿尔山| 东阿| 三江| 青铜峡| 来凤| 和平| 兴和| 沁源| 大武口| 敖汉旗| 米易| 长治| 阜平| 紫荆关| 江浦| 野牛沟| 屯溪| 成武| 雷州| 鄢陵| 富锦| 惠农| 湛江| 小二沟| 涪陵| 小渠子| 海兴| 克拉玛依| 纳溪| 新龙| 吴川| 曲江| 郧县| 塔城| 奈曼旗| 合肥| 温宿| 饶平| 吴忠| 珲春| 萧山| 江津| 凤翔| 石阡| 霞云岭| 魏山| 金州| 察哈尔右翼中旗| 南宫| 鼎新| 东乡| 石河子| 丹棱| 天峻| 满都拉| 伊宁| 哈尔滨| 嘉祥| 松江| 商城| 宾阳| 木垒| 潢川| 安仁| 丰镇| 岗子| 靖边| 柞水| 乐陵| 富县| 二连浩特| 博爱| 新泰| 托克托| 梁山| 宁河| 上饶| 莱芜| 西充| 平泉| 卓尼| 广昌| 博罗| 太仆寺旗| 上高| 玉屏| 东营| 冷湖| 灵邱| 西平| 安德河| 昭觉| 建始| 昌黎| 张家界| 镇宁| 临淄| 巢湖| 东港| 莲塘| 四子王旗| 闽侯| 麻栗坡| 岳西| 得荣| 涞水| 怀安| 锡林浩特| 新密| 罗山| 隆尧| 盐山| 逊克| 福安| 榆林| 泸西| 南阳| 明水| 改则| 南安| 定安| 富阳| 巴中| 天池| 中阳| 柯坪| 浚县| 焦作| 霍城| 索伦| 崇左| 蓬溪| 十堰| 咸阳| 崇庆| 加查| 贺州| 茫崖| 佛山| 清徐| 利川| 普宁| 开原| 曲沃| 商河| 肃南| 定西| 徐州| 兰州| 扎赉特旗| 富蕴| 绥德| 四平| 乌当| 临朐| 克东| 舞钢| 武川| 如东| 高县| 海拉尔| 平昌| 大同| 博爱| 富阳| 衡阳县| 集贤| 绥中| 虎林| 马关| 德江| 休宁| 桐柏| 那日图| 通辽钱家店| 平山| 龙南| 崇礼| 贵溪| 高密| 东安| 南川| 鄂伦春旗| 修文| 托克托| 天门| 马边| 美姑| 若尔盖| 伊通| 白城| 龙泉驿| 佛山| 黄陂| 延安| 恒春| 西充| 淄川| 临武| 索伦| 罗山| 理县| 白日乌拉| 麻江| 顺义| 寿阳| 日喀则| 澧县| 河口| 漳平| 驻马店| 景德镇| 冷水滩| 韶山| 河口| 讷河| 新余| 兴县| 新宁| 新巴尔虎左旗| 围场| 黄山区| 岗子| 六合| 芜湖| 理县| 怒江| 托克托| 白河| 唐县| 松江| 凤庆| 宁南| 如东| 迁西| 靖西| 希拉穆仁| 鄂托克旗| 上海| 姜堰| 苏尼特右旗| 桂林| 霍城| 沐川| 肇东| 图里河| 郑州农试站| 富顺| 东兴| 德宏| 雷山| 巩义| 迁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