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好运彩

  • <acronym id="lwlpz"></acronym>
    <dl id="lwlpz"><legend id="lwlpz"><blockquote id="lwlpz"></blockquote></legend></dl>

    <acronym id="lwlpz"></acronym>
    <dd id="lwlpz"></dd>
    1. <var id="lwlpz"></var>
      <meter id="lwlpz"><ol id="lwlpz"></ol></meter>

          1. 精彩小說盡在匣子小說導航網!手機版

            首頁言情 → 豪門婚寵:小妻不好養

            豪門婚寵:小妻不好養

            小水果 著

            完本免費

              主角是喬小小樊正勛小說名叫《豪門婚寵:小妻不好養》,作者小水果。小說講本來是慶祝自己結束的高中生涯,誰知道喬小小走錯房間被一男人給強暴了,而后因為各種原因也就不了了之了,好不容易收拾好心情出門竟然遇上了飛車黨,差點就用鞋砸到卻飛進了豪車里,這鞋成就了她與樊正勛日后的幸福生活......
              夜幕下,L市最喧鬧的地方莫過于五光十色的地下舞廳。
              “來,為了我們姐妹三人結束高中生涯,干杯!”角落沙發上,三個女孩兒手搭著手,肩靠著肩,舉杯暢飲。
              這三個女孩分別喚作喬小小,荊菲兒,甄小北!她們是名副其實的富二代,是家里寵上天的小公主。
              十九歲的她們,終于結束了高中生涯,所以今晚三個姐妹淘決定來舞廳瀟灑一把。
              喬小小的臉上染著別樣的紅暈,她瞇著眼睛,嬉笑道:“菲兒,小北,來,我們再干一杯!”
              荊菲兒和甄小北也是一臉緋紅狀,她們舉著搖搖晃晃的酒杯,仰頭喝下。

            26萬字更新:2018/04/16

            在線閱讀

              主角是喬小小樊正勛小說名叫《豪門婚寵:小妻不好養》,作者小水果。小說講本來是慶祝自己結束的高中生涯,誰知道喬小小走錯房間被一男人給強暴了,而后因為各種原因也就不了了之了,好不容易收拾好心情出門竟然遇上了飛車黨,差點就用鞋砸到卻飛進了豪車里,這鞋成就了她與樊正勛日后的幸福生活......

            免費閱讀

              夜幕下,L市最喧鬧的地方莫過于五光十色的地下舞廳。

              “來,為了我們姐妹三人結束高中生涯,干杯!”角落沙發上,三個女孩兒手搭著手,肩靠著肩,舉杯暢飲。

              這三個女孩分別喚作喬小小,荊菲兒,甄小北!她們是名副其實的富二代,是家里寵上天的小公主。

              十九歲的她們,終于結束了高中生涯,所以今晚三個姐妹淘決定來舞廳瀟灑一把。

              喬小小的臉上染著別樣的紅暈,她瞇著眼睛,嬉笑道:“菲兒,小北,來,我們再干一杯!”

              荊菲兒和甄小北也是一臉緋紅狀,她們舉著搖搖晃晃的酒杯,仰頭喝下。

              “咯!我去趟……咯……衛生間!”喬小小站起身,指著坐在沙發上東倒西歪的兩個好姐妹,然后轉身一步三晃的離開。

              沙發上,荊菲兒和甄小北頻頻招手,“去吧去吧!咯,別忘了……咯,把大便打包回來!咯,肥水不流外人田!咯!”

              喬小小笑著翻白眼兒,“瞧你們醉成什么樣兒了?”

              她丟下這話,一路穿梭在人山人海的舞廳大池,終于在N久之后走進了一個昏暗的回廊內。糊里糊涂的摸到門把手,她連門上方寫的什么都沒看清楚,就推門走了進去。

              “唔,這么黑?為毛不開燈???”喬小小嘟囔了句,小手不停地在墻壁摸啊摸,但是摸了半天,也沒摸到燈在何方。

              拼命地瞪大眼睛,還是神馬都看不清。

              “??!唔……”突地,一雙大手狠狠地捂住她的嘴巴,將她朝黑漆漆的房間里面拖。

              喬小小雖然醉了,但是在這個時候,心中的保護意識還是很強的。她拼命掙扎,不停地想呼喊出聲,但是那只陌生的大手死死地捂著她的唇,她連喘氣都困難,哪里能呼出聲來?

              嬌小的身子被身后孔武有力的人死命的拖到靠墻位置,喬小小可以肯定,黑暗中這個捂住自己嘴巴的是一個男人。他呼吸很急促,動作很粗魯。天吶,他要做什么?難道他要……腦海里回想起電視上報道的強奸犯,喬小小害怕了。不會這么衰的吧?難道自己遇到強奸犯了?

              正思考著,嘴巴上捂著的大手松開了,轉而覆在喬小小的胸口上。他粗暴的撕扯著喬小小薄薄的衣衫,動作干脆,毫不留情。

              喬小小是真的嚇壞了,她大聲呼喊道:“救命??!救——唔!”

              剛喊出口一句話,嘴巴里就立刻被塞進一堆布條,狠狠地,直塞的她舌頭生疼。喬小小想要吐出那些布,卻在張開嘴的同時,又被一樣東西纏住嘴巴,并且在后腦死死地打了個結。

              好疼!嘴巴被死死的勒住,真的好疼!但胸口傳來的陣陣涼意告訴喬小小,那是她的文胸。這個陌生的男人,竟然扯下她的文胸,綁在她的嘴巴上?

              這樣導致的后果就是,她口中的破布吐不出來,甚至……現在連呼喊一聲都很困難!

              這個男人,是慣犯!喬小小第一反應就是這個想法。她很害怕,真的很害怕!

              “唔唔!”

              喬小小發出哽咽的聲音,好想求這個陌生的男人饒過她。她有錢,她可以給他好多好多錢,只求他能放過自己。

              然而,注定這只是喬小小的幻想罷了。男人輕車熟路的褪去喬小小的牛仔褲,根本不給她掙扎反抗的機會。他一手牢牢地困住抗拒的喬小小,一手拉開褲子的拉鏈,然后雙手扣住喬小小的腰身,猛地攻進了她。

              “唔?。?!”驚呼一聲,喬小小很像大聲呼喊。她想喊“救命”,想喊“不要”!然而,她除了發出斷斷續續的哽咽聲,再也發不出任何聲音。

              黑暗中,喬小小眼睛倏地瞪大,雙拳緊緊攥起,指甲深深嵌入掌心。但比起身體撕裂般的痛苦,這又算得了什么呢?

              淚水悄無聲息的滑落,喬小小放棄了最后一絲掙扎。木已成舟,她終究是反抗不了的!她只希望,這場噩夢能快點結束。她要回家,她要媽咪,要爹地,她再也不淘氣了,再也不要來舞廳玩兒了。

              身上馳騁的男人似乎察覺到喬小小身體內的阻隔了,他身子頓了頓,但是也只是頓了頓而已,就再次瘋狂的馳騁起來。

              “嗚嗚嗚,嗚嗚嗚!”喬小小只能發出破碎的哭聲,但這哭聲絲毫不能影響到男人無情的掠奪。

              原以為這場噩夢會很快過去的,卻未料到,男人不知疲倦的竟然怎么也不肯停下來。那樣火辣辣的痛苦,身體撕裂般的疼,錐心刺骨的冷,終究,喬小小輕哼一聲,沉沉的暈厥過去。

              黑暗中,男人的雙眸迸發著異樣的光彩,有狠戾,也有一絲愧疚。

              他的身子不斷的律動著,身體得到滿足的同時,他想到了剛剛在舞廳吧臺前被一個妖冶的女人下藥的事情。那個該死的女人膽敢給他下藥,等他解決了身體上的痛苦再狠狠收拾她!

              但是……

              目光在黑暗中勉強看向身下暈厥過去的女孩子,鷹眸中閃過一絲不忍。他沒想做這么絕的,實在是身體內的欲/火難平,他已經極力忍耐,拼命朝身上潑冷水了。奈何,那藥實在是太烈。而且,這明明是包房,誰讓她走錯地方的,這是她的命!

              身體內的熱源終于得到釋放,男子低吼一聲,然后只覺得渾身輕松,腦子也變得清醒了。抓起女孩的褲子擦拭幾下,男子拉上拉鏈,迅速起身,朝著黑暗深處走。

              不多時,他拎著另一個女人走出了普通包房。

              嘈亂的歌聲舞曲仍在繼續,男人拽著一個衣著少得可憐的妖冶女人走到走廊盡頭一間頂級包房。坐在沙發上,男人掏出手機,撥通一組號碼。

              “冷戚,立刻到皇家舞廳!哦,先去女洗手間旁邊那個普通包房處理一件事情……”

              掛斷電話,男人狠厲的目光落在地上暈厥的妖冶女人身上。另一間包房里那個女人,他會讓他的手下處理,這世上沒有錢擺不平的事情。能深更半夜出入舞廳的女人,應該也不是個好主兒。一百萬,足夠打發她閉上嘴巴了。

              至于眼前這個膽大包天的混賬女人……

              讓他想想,用什么辦法來折磨她!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崆峒| 唐山| 金平| 西峰| 伊金霍洛旗| 北流| 芦山| 杭锦后旗| 汇川| 昭通| 扶余| 乌海| 洋县| 石楼| 福贡| 安化| 平阳| 围场| 新龙| 平安| 怒江| 吉木乃| 九江| 本溪县| 邹城| 栾川| 资溪| 乌审旗| 曲沃| 南郑| 二连浩特| 峄城| 长海| 灵山| 城固| 木兰| 天门| 肇州| 新密| 闵行| 莎车| 沅江| 西畴| 那仁宝力格| 海盐| 桂阳| 金山| 潞江坝| 永定| 平湖| 诺木洪| 呼玛| 开平| 禹州| 奈曼旗| 郏县| 西沙| 长安| 桐梓| 延边| 常宁| 南雄| 双流| 罗江| 棠荫| 平阳| 兴仁堡| 高力板| 耒阳| 吴忠| 合作| 隆化| 万年| 城口| 内黄| 玉溪| 商河| 孟州| 大余| 新化| 大姚| 上林| 容县| 金川| 湘阴| 新安| 平鲁| 铁力| 上高| 伊金霍洛旗| 嘉禾| 小渠子| 铁卜加| 伊吾| 邵阳县| 隆昌| 汶上| 麻江| 环江| 尉氏| 鄱阳| 湘潭| 顺德| 达川| 盈江| 辰溪| 南乐| 上虞| 紫阳| 孙吴| 洛阳| 屯昌| 缙云| 锦州| 耀县| 沿河| 静海| 凤城| 莒南| 临清| 聊城| 曲沃| 赵县| 丰南| 德保| 永仁| 鄞州| 辛集| 肇庆| 巴楚| 河源| 荣成| 泸州| 平定| 甘谷| 澜沧| 托克托| 都江堰| 信阳地区农试站| 炉霍| 忻城| 绵阳| 连江| 庆元| 泰安| 林西| 进贤| 静乐| 硇洲| 崇信| 新龙| 武邑| 海西| 南昌县| 鹤峰| 中山| 齐齐哈尔| 牟平| 汕头| 无为| 万源| 贵溪| 庆城| 海兴| 阿坝| 汾阳| 宁安| 鹤峰| 高阳| 海安| 南汇| 林州| 澧县| 铁力| 青龙山| 孙吴| 满洲里| 甘孜| 南宁城区| 辽中| 海力素| 长阳| 烟台| 桦川| 慈溪| 朝克乌拉| 围场| 安化| 浩尔吐| 宁安| 龙口| 西峡| 石屏| 皮口| 海林| 大庆| 尚志| 绵竹| 龙州| 永顺| 西平| 陇县| 汤河口| 延安| 珲春| 获嘉| 临高| 古浪| 古蔺| 南皮| 卫辉| 邵阳| 罗定| 鞍山| 容城| 鄂尔多斯| 富蕴| 佛坪| 武川| 长岭| 水城| 新县| 介休| 湄潭| 运城| 汕头| 胡尔勒| 营口| 长阳| 正安| 新界| 华县| 合水| 库尔勒| 揭阳| 桦甸| 平台| 织金| 岑巩| 平阳| 平定| 富顺| 黄陂| 阿拉善右旗| 姜堰| 凌海| 玉树| 炉霍| 济宁| 焦作| 大余| 普洱| 牙克石| 和县| 炉山| 邵东| 定远| 通许| 五峰| 新郑| 镶黄旗| 莱西| 察哈尔右翼后旗| 厦门| 阳泉| 郴州| 浩尔吐| 澳门| 卢氏| 四会| 镇赉| 伊克乌素| 寿县| 崇义| 巴塘| 忻城| 岑溪| 松桃| 广丰| 卓尼| 德令哈| 永城| 富县| 施甸| 托勒| 四子王旗| 会东| 馆陶| 沙县| 横县| 沁县| 麻阳| 西充| 贡山| 柳城| 海渊| 博白| 仁怀| 桃源| 崇仁| 麻黄山| 广安| 亳州| 苏尼特左旗| 洪洞| 宁南| 鄯善| 巴塘| 阳城| 宜兴| 雷山| 嘉定| 西丰| 佳县| 郏县| 丹阳| 灵武| 莱西| 淄川| 林甸| 泸溪| 遂昌| 右玉| 龙陵| 衡阳| 灵寿| 固镇| 南川| 民和| 珠海| 武强| 张家川| 八达岭| 平邑| 楚州| 南安| 茶陵| 祁门| 长兴| 静宁| 略阳| 呼和浩特市郊区| 上虞| 平鲁| 梁河| 大柴旦| 尼木| 全州| 淄川| 灌云| 弥渡| 临邑| 许昌| 诸暨| 徐闻| 张北| 成安| 兰州| 贵德| 吕梁| 平定| 平邑| 海洋岛| 兴仁| 杜蒙| 佛坪| 明溪| 渝北| 青龙山| 勐腊| 满城| 扶余| 延边| 巫山| 眉山| 樟树| 阿里| 海洋岛| 镇康| 广安| 栖霞| 宜宾县| 海盐| 鄂尔多斯| 开江| 石楼| 西和| 常宁| 元江| 中泉子| 岷县| 沛县| 海门| 东营| 巴林右旗| 塔什库尔干| 灵台| 铁岭| 衡阳县| 邳州